五月在冬眠

叶修中毒,有益身心,不要治疗。
叶修大大我爱你!
My叶神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偶尔写写叶周,日常推荐各种叶攻❤️

【叶周】汇流(一发完结)

***写在前面的话***

小短文,整篇就是流水账

私设如山,坐等蝴蝶原作打脸

就是为了圆一个平淡原作向的执念

在冠军归属的问题上,很苏,私心重重

第十一到第十六赛季,兴欣两冠,轮回两冠

写在前面的话一行比一行长两个字,强迫症没救




1.

       周泽楷从睡梦中醒来,眯着眼摸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看时间,早上七点四十七。

       梦中,他操纵着一枪穿云,荒火和碎霜枪口火舌吞吐,无情地收割着对手的生命。周泽楷坐起身,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十二年的职业生涯里,他收获了四座联赛冠军奖杯,三块世锦赛金牌,许许多多的荣誉,数不胜数的记忆。职业选手的身份在周泽楷的生活中留下了太深刻的烙印,哪怕退役已经半年,依旧从事着荣耀相关的工作,他仍会对那段时光魂牵梦萦。

       一只手伸过来,把周泽楷又按回被子。

       “睡得晚,多躺一会儿。”叶修显然还没睡够,含含糊糊地说道。

       昨晚神之领域85级野图Boss只刷新了一个,兴欣和轮回虽然公会精英倾巢而出,又有两位前大神坐镇,奈何到场太晚,Boss还是被最早发现的霸气雄图公会收入囊中。原本打算趁着假期将至给各自公会建设添砖加瓦的两人不得大展拳脚,干脆关上电脑换一种方式释放多余的精力,直到将近一点才沉沉睡去。

       感受着枕边叶修的呼吸,周泽楷闭上眼睛,却无法再次入睡,干脆任由思绪再次飘飞。


       周泽楷加入轮回训练营,正式迈出踏入荣耀职业圈第一步的那天,时任轮回队长的张益玮也在,还带着周泽楷和其他小队员一起来到食堂吃饭。也许是因为选择了同样的职业的原因,张益玮还加入了周泽楷所在的饭桌。

       少年人的饭桌总是没那么多规矩,哪怕有队长在也无法打消兴奋的孩子们的谈兴。一群十六七岁的少年,有的谈论网游时难忘的经历,有的聊着自己的偶像,有的畅想着未来。

       旁边一个男生用手肘捅捅埋头吃饭的周泽楷,问:“这位帅哥,你的目标是什么?”

       周泽楷还清楚地记得,那一天他抬起头看到的就是食堂的大屏幕电视,播放着前一天嘉世获得三冠王的新闻。那时,叶修在大家面前的名字还不是叶修,而是叶秋。哪怕叶修本人从不露面,在他的傲人成绩面前,媒体也无法吝惜对他的赞美。电视上呈现的是一个黑色执矛的男性剪影,头上一个大大的白色问号,身上笼罩的却是无比灿烂的斗神光环。随后出现的就是一叶之秋以一己之力挑破繁花血景的精彩镜头。

       周泽楷看得入神,甚至忘了回答新队友的问题。

       “想挑战叶秋?年纪不大野心倒是不小,我看好你啊。”饭桌对面的张益玮扭头顺着周泽楷的目光看去,看到一叶之秋挥舞着却邪的画面,直接做了一番解读,算是替周泽楷回答了问题。

       “呃……”周泽楷想开口解释,可是话题很快就转到了别人身上,他最终还是闭上了嘴。他的愿望是好好打荣耀,可是张益玮说的也不算错,如果有机会成为叶秋一样的选手,他又怎么会拒绝。

 

       周泽楷那时怎么也不会想到,七年后,他和叶修站在荣耀联赛最巅峰的赛场上一决胜负;九年后,他们一起为中国带回了第一座世锦赛的冠军奖杯;十三年后,他和叶修居住在了同一屋檐下,还共享一间卧室。

 


2.

       辗转半天却始终不得和周公见面的周泽楷,干脆从床上爬了起来,简单洗漱一番后,给自己倒了杯牛奶,打开了客厅的电视。

       电视还停留在上次关机时的保留的电竞频道,放的正是前不久的全明星新秀挑战赛的录像。为了给国家队选手留出备战世锦赛的时间,从第十二赛季起,联盟调整了赛程,全明星赛也改在了元旦之前。

       今年的全明星周末正逢圣诞节,联盟干脆推出了应景的地图作为比赛场地。比赛的双方,一位是联盟最小出道选手纪录的保持者,有着新剑圣之称的卢瀚文,另一位则是轮回战队的剑客新秀。

        这场比赛没放多久,叶修也打着哈欠从卧室走出,径直在周泽楷身边坐下。看着电视上的两位选手绕着圣诞树兜圈,你追我逃斗得不亦乐乎,叶修点评道:“能和卢瀚文这小鬼打到这个份上,也算是不错了,不过和我们兴欣的新人比那还是差那么一点点,和你出道时也还有距离。”

 

       周泽楷出道那年,抢眼的表现和帅气的外形让他毫无疑义地入选了全明星新秀赛。和他一起入选的还有呼啸的方锐、虚空的吴羽策、嘉世的刘皓,等等。

       叶修在赛前遇到周泽楷时,他正和那几个新人凑在一起,听着他们谈论N市的小吃。作为东道主选手的方锐反而所知甚少,G市出身的他更偏爱的是家乡美食,来到N市时间又不算长,有时说不上来干脆胡侃一气,连外地人吴羽策都能听出不少漏洞。

       那时叶修还风头正盛,是绝大多数新人想要挑战的目标,周泽楷也不例外。可惜人不能事事顺心,周泽楷上场前,呼啸主办方的工作人员通知他,叶修临时有事不能出赛。最后,接受周泽楷挑战的是同为枪系的张佳乐,比赛以张佳乐的平淡获胜告终,但是场面十分好看,两位选手人气又旺,收获了不少观众的喝彩。

       令周泽楷意外的是,在整场活动结束后,他看见了叶修。

       一个紧急通道内,叶修抱着双臂倚墙而立,指间夹着一支香烟。从身旁垃圾箱上插着的烟蒂数目看,叶修已经站了很久了。

       看到来人是周泽楷,叶修竖起右手食指,放在唇边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下次来嘉世,我请你吃饭。”

       就在叶修以为周泽楷默许了他的条件时,周泽楷却开了口:“挑战,前辈。”

       看着年轻后辈脸上的坚持,叶修吐出一口烟:“好吧,等会儿竞技场见。”

       PK的最终结果,一枪穿云没能站到最后,而对面那个一身蓝装的战斗法师残余血量0.2%。

        犹豫了一下,周泽楷在频道内发了一个“?”过去。

       “打得不错,加油。吃盐水鸭推荐湖南路韩复兴。”频道中跳出两这句话,叶修操纵着角色退出了竞技场,留下一枪穿云孤零零地站在房间里,对着技术统计上叶修高的惊人的APM愣神。

 

       叶修是个离家出走的N市人,很长一段时间,他的选择并没有被他的家人理解,包括他的事业,也包括他的感情。

       周泽楷凑过身去,在叶修脸上留下一个轻柔的亲吻,还有一滴奶渍。

       “晚上去吃西湖醋鱼?”叶修说,带着微笑起身,又补了一句,“竞技场赢的人请客。”

       周泽楷跟着笑起来,应道:“好。”

 


3.

       早饭后,闲来无事的周泽楷跟着叶修坐车去了趟兴欣网吧。

       三冠在手的兴欣早已不是当时那支一穷二白的网吧战队,在职业化正规化的道路上迅速追赶着老牌豪门,训练营、公关部等等都逐渐完善起来。只是老板陈果舍不得离开她生活多年的网吧,时常回来看看,训练营也是设在了网吧二楼,原先的上林苑排屋就成了小选手的宿舍。他们也都喜欢,就是要为争房间闹上半天。毋庸置疑,叶修住过的那一间最受欢迎。

       从后门经过网吧一楼时,叶修还发现了一位熟人,是在他还做网管时就常常光顾兴欣网吧的熟客,后来更是成了战队死忠支持者之一。倒不是叶修记忆力拔群,实在是这位兄弟那一年四季都是锃光瓦亮的光头,好认的很。

       叶修一边给周泽楷指认,一边讲这位光头兄弟的故事。“有一次他来上网,明显就是喝多了,满身的酒气,老板娘和他熟,不好意思按规矩赶他出去。结果这位仁兄没过多久就直接趴倒在电脑前,还是我和老板娘费了老大劲才把他抬到那个小储物间去。”

       小储物间的故事,周泽楷一直记得。或者说,叶修第一次退役再复出的整个过程,周泽楷都在暗暗留心。 


       第八赛季叶修退役的消息,如同平地惊雷,炸得周泽楷有点发晕。

       叶修的退役声明白纸黑字摆在面前,对比着电视上播放的叶修的职业生涯回顾,似乎生出了几分嘲讽。自从周泽楷踏入职业圈,他也经历了一位位选手的告别:孙哲平、张益玮、方世谦、张佳乐……这一次,轮到了叶修。哪怕是这些曾经站在顶峰的选手,也要有离开的一天。

       在向冠军冲刺的路上充满岔路,却无法后退,只能向前。

       不管有没有叶修和嘉世,周泽楷和轮回今年的目标都是总冠军。只是周泽楷有些遗憾,再没有和叶修交手的机会,如果有可能,他甚至希望叶修留在赛场上,和叶修对战时那种肾上素激升的感觉,会让人上瘾的。

        周泽楷对着和叶修聊天的QQ窗口,反反复复增增减减删删改改,最后什么也没发出去。他会回来的,周泽楷对自己说,好像是一种催眠。直到全明星赛上那一记精彩的龙抬头,让他放下心来。

        不久之后,轮回在常规赛中主场迎战嘉世,周泽楷在擂台上打出了个漂亮的一挑三,团队赛也成功拿下,带走8分。面对着一个没有叶修的嘉世,胜利固然值得喜悦,周泽楷还是感觉有些怅然若失。

        后来,叶修造访轮回的时候,周泽楷站到了叶修身边,对他笑着,很想对他说一句“早些回来”,可他到了最后终归什么都没有说。

        那天晚上,叶修的QQ收到了周泽楷的私聊,是一个神之领域的竞技场房间号和密码。

        隔了一会儿,叶修回复:小周,赛场见。

        再后来,兴欣创造了奇迹,击败嘉世拿到联赛入场券,叶修的经历,包括那个小小的储物间,也随之曝光。记者把麦克风伸到了周泽楷的面前,让他说些什么。

        “不应该。”周泽楷说。

        记者满意地离去,留下周泽楷和他尚未说完的话,“可是他不在乎。”

        又后来,记者又把叶修回归的问题抛给了周泽楷。

        周泽楷“嗯”了一声后,沉默许久,又突然蹦出两个字:“很难。”

       对付叶修很难,叶修的回归之路很难,可以再次迎战叶修,周泽楷有些期待。

 

       午饭时,陈果看叶修还在指点训练营的小队员没有离开的意思,干脆招呼网吧小妹去附近条件不错的饭店点了几道菜带了回来,算是招待了周泽楷这位稀客。

       周泽楷今天醒的早,吃了饭血液集中在胃部更是有些犯困,睡眼惺忪,坐在沙发上头一点一点,不知什么时候就能睡着。

       叶修推推他:“我们回去?”

       周泽楷指指楼下,那个小储物间倒是一直留着,还被叶修的粉丝当做圣地参观过好几次,直接铺好被褥用来睡觉也不是不可以。

      叶修没接话,直接从衣架上拿过两人的外套,把自己的穿好,再把周泽楷的衣服披在他身上:“床不大,回去睡吧。”

       刚过三十帅气依然的周泽楷慢吞吞地把两只胳膊伸进衣袖,从沙发上站起来,先是给叶修整了整颈上的围巾,才低头系好衣扣,和叶修一前一后走下楼去。

 


4.

       不知道是叶修运气太好还是太不好,下午和周泽楷PK时,他抽到了一张战斗法师的账号卡,而周泽楷抽到的,却是一张牧师。

       于是叶修理所当然地赢得了比赛,这种情况,发生得还是挺少的。毕竟他已经彻底退役四年多,而周泽楷才刚刚离开一线战斗。不过叶修和周泽楷依旧坚持每日PK,乐此不疲,哪怕他们状态不复当年,使用的也不是神级账号。

 

       叶修和周泽楷的巅峰之战,当属第十赛季的总决赛。叶修带领着网吧里成立的兴欣战队,一路踏过挑战赛,常规赛,总决赛,在众人的一路惊叹声中,从立志三连冠的轮回战队手中夺得了第十赛季联赛冠军。

       没人能说周泽楷发挥得不好。兴欣的获胜归功于他们整体发挥得更加完美,方锐、安文逸、乔一帆、包荣兴、唐柔、苏沐橙还有叶修,每一个人都在场上释放出了自己最大的能量。赛后有记者这样写道:兴欣的这种发挥,甚至是不可复制的,也许再来一次,比赛结果会截然不同。但是这一次,兴欣全队在叶修的带领下燃烧了自己,于是他们赢了。

       颁奖仪式后,记者招待会前,周泽楷在主队选手的休息室外的洗手间被叶修逮个正着。

       微凉的水从龙头中哗啦啦地淌出,又被周泽楷拍在脸上。周泽楷转身,打算从架子上抽出一张纸巾,胳膊却僵在了半空。洗手间的门开了条缝,溜进来一个人,是叶修。

      “恭喜。”周泽楷说,干脆放下手,一动不动地等着叶修的下一步行动。

       叶修沉默着,向周泽楷走近。修长的手指捏住一张纸巾,唰的一声抽出,捏在手中。纸巾从周泽楷脸上擦过,说不上是温柔还是粗鲁,带走一滴滴水珠。

       迎着周泽楷清亮坚定依旧的目光,叶修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似乎温和得难以置信,完全不像一张嘴可以吸引全联盟仇恨的男人:“加油,小周。你还年轻。五天后,竞技场等你。”

       说完,叶修转身离开了洗手间。

       兴欣夺冠一周后,叶修宣布退役,消失在镜头外。


       周泽楷拔出账号卡,转过脸看身边的叶修,带着克制不住的笑意:“三局两胜?”

       “连小周都学会调侃人了啊,看来哥的教育还是很成功的。”教科书亲吻了一下对面人的额头,“说不定我还能接着赢呢,可不要太大意啊。”

       “不会。”周泽楷认真地说。

 


5.

       饱食了一顿西湖醋鱼,叶修和周泽楷从饭店出来的时候,天空飘起了雪。

       周泽楷伸出手来,落下的雪花眨眼间就融化成小小的水珠。

       叶修拉过周泽楷靠近自己的那只手,十指交握,无比自然地塞进自己的大衣口袋:“个别情况下,神枪手靠的近点,也是件好事。”

 

       十一赛季后的夏休期并不平静。来年世锦赛的筹办,叶修再次复出两大重磅消息像是两颗炸弹,打乱了联盟平静的湖面。

       兴欣和轮回又一次在总决赛相遇,叶修和周泽楷也又一次在赛后迎面而立。

       叶修的脸上是难掩的疲惫,眼中却是兴奋的光芒,仿佛在沙漠中跋涉许久的旅人终于找到了绿洲,又仿佛海上航行数月的水手终于看见了陆地。

       不用叶修开口,周泽楷也知道这是叶修的最后一场职业联赛。这次,是他在沉默中上前一步,握住了叶修因为消耗过大而僵硬紧绷的右手,小心地放松着肌肉。

       叶修抬起左手,好像是要从兜里掏支烟,最后还是放下去:“小周,世锦赛,我们会是冠军。”

       一个半月后,第一届荣耀世界锦标赛在B市落下帷幕。叶修和周泽楷率领的中国队不负众望,把荣耀的第一个世界冠军留在了它的起源地。

       队员们乘坐的大巴接近十二点才返回他们的宾馆房间,精神和身体疲惫的双重作用下,周泽楷直接把自己陷在了床铺的包围中。没多久,房门传来三声轻叩,隔了片刻,看屋内没有反应,又是三声。

       周泽楷挣扎一番,终于摆脱了被窝兽的纠缠,透过猫眼,他看到的是叶修的脸。

       周泽楷找不到理由拒绝,也不想拒绝。他任凭叶修侵入房间,反手锁门,伸出双臂抱住自己。然后,他用同样的方式回应了叶修,两人紧紧地贴在一起。得到鼓励的叶修不依不饶,他开始亲吻周泽楷,而周泽楷也亲吻他。两人的动作都带着生涩,齿尖和嘴唇相碰带来的痛感非但不能使他们停下来,反而刺激着他们更深一步的渴望,直到他们双双倒在床上。

       叶修给自己找了个位置,拉过空调被盖在自己和周泽楷身上,一只手拂过周泽楷的脸,周泽楷的睫毛弄得他的手指痒痒的。

       “晚安。”叶修说。


       周泽楷从被窝中伸出手来,轻抚身边人的脸颊:“新年快乐,晚安。”

       叶修抓住那只不停作怪的手,把它老老实实塞回被子,用相同的句子回应了周泽楷的祝福:“新年快乐,晚安。”

 


END

 


       退役再复出这种事,看着很不科学,可我就是很想写。总感觉虫爹给叶神插满了夺冠退役回家的flag,没有世界大赛太遗憾,好希望叶修可以在更大的舞台上追寻他的荣耀。现实生活中,我喜欢的两位运动员,他们都曾带着光环退役,又因为对竞技的热爱而复出。现在他们经历着不同的伤病,祝他们早日从伤痛中恢复。

第十一赛季到第十六赛季,兴欣两冠,轮回两冠,至于每一赛季的冠军归属,自由心证吧。

 


评论(7)
热度(98)
©五月在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