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在冬眠

叶修中毒,有益身心,不要治疗。
叶修大大我爱你!
My叶神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偶尔写写叶周,日常推荐各种叶攻❤️

【叶周】封印的记忆 3 (HP paro)

*叶神生日快乐!男神我爱你!

*弟弟也要生快!你来打酱油!

*叶修中心叶攻群群刊供稿


前文(1) (2)


       尽管石壁上嵌着一支支火把,却无法驱散地下走廊的阴冷气息。金发男孩在一名警卫的陪同下,目光灼灼,双拳紧握,仿佛一支深深插入地面的锐利长枪。

       厚重的大门阻拦了来自审判厅的一切声音,空荡荡的狭长走廊上寂静无声。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叶修早就歪靠在墙上休息,男孩却始终保持着挺立的站姿,似乎有些摇摇欲倒,额角甚至渗出了滴滴汗珠。

       突然,大门打开,走出一位红发中年女巫:“你是卡农·德斯特?”

       “是。”男孩努力保持着平静,可是声音中还是泄露出一丝颤抖。

       “跟我来。”女巫给了僵硬的男孩一个拥抱,轻轻转动冰冷的铁把手,推开了大门,“加油,孩子。”

       卡农·德斯特走人审判厅的一瞬间,一阵窃窃私语从旁听席上蔓延开来,甚至连正前方高高在上的的威森加摩审判团里也有巫师开始交头接耳。

       审判室中央的扶手椅上坐着一个看上去约莫三四十岁的男性巫师,顶着一头枯草般的乱发,被椅子上沉重的铁链捆得结结实实。听到开门的动静,椅子上的人缓缓转过头,轻蔑地扫了一眼略显单薄的男孩,从鼻孔喷出一声不屑的冷哼。

       愤怒的血色染上男孩带着点点雀斑的双颊,他的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却没有因此停下前进的脚步。卡农·德斯特倔强地抿紧嘴唇,在全场巫师的注视下,义无反顾地站在了证人席前。

 

       “请介绍一下你的身份。”问话的是坐在审判席最前排的魔法部部长,他身穿纯黑色法袍,配上同色的尖顶帽,显得不怒自威。

       “卡农·科恩博里·德斯特,”男孩昂首挺胸,为自己充满了骄傲,“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四年级学生,格兰芬多学院。”

       “请问你和道格拉斯·本·德斯特和舒钦·叶·德斯特是什么关系?”

       “他们是我的爸爸妈妈。”

       周泽楷转头看向叶修,又看看身前的卡农·德斯特,抬起了手又放下,最后什么也没有说。

       倒是叶修主动关照了周泽楷的好奇心:“按辈分算,他是我叔叔。他妈妈是我祖父的亲姐姐。头发的颜色嘛,我觉得是他喜欢金发自己选的。”

      “德斯特先生,关于十年前发生的事情,您能告诉我们什么呢?”

       男孩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在回忆当年的情景,开始了他的讲述:“那一天是11月27号,我和爸爸妈妈都在月雾森林的房子里,因为我说想去那边过感恩节。差不多下午三点的时候吧,爸爸去院子里修整我们的魁地奇球场,妈妈就在客厅里教我下巫师棋。突然,门开了。我和妈妈都以为是爸爸,结果,却是一个带着兜帽的巫师——”

       他停了停,继续说道:“妈妈的魔杖并不在她身边,那个人很轻易地就从魔杖中变出绳子捆住了妈妈,又把魔杖对准了我,威胁妈妈交出一样东西,不然就杀了我。妈妈她——”

       “请允许我打断你一下,德斯特先生,”魔法部长说,“那个人要求你的母亲交出什么呢?”

       “我不知道。他当时说的就是‘那样东西’。”

       “谢谢,请继续。”

       “魔法石的制作配方。”一直在旁观这场庭审默不作声的叶修突然开了口,不过他的话只有一个人听得到。

       “啊?”周泽楷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向叶修。

       “就是做长生不老药的那个魔法石。已知的魔法石制造者只有尼可·勒梅,但是总有些事情是大家不知道的。这份配方在叶家传了很多年,我猜和勒梅的那个不太一样,只是我家的人都觉得这个东西太危险,没有人想使用它,可是毁掉也舍不得。”说着,叶修凑到周泽楷耳边,“这可是机密,小周你可别说出去。”

       法庭上,男孩继续着他的证词:“我的妈妈召唤了理查,哦,他是我们的家养小精灵,让它保护我逃。理查很厉害,把我转移出了屋子。我不知道那个闯入者有没有出来追我,或者追了我多久,虽然理查受了伤,他还是抱着我一直跑,直到逃出了林子,还去联系了魔法部。后来有人告诉我,爸爸妈妈都不在了。”

       说到这里,男孩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审判厅内一片寂静,只有他抽泣的声音。中年女巫为他变出了一条手帕,拭去滚滚而落的泪水。

       “誓言,保密。”在男孩的哭泣声中,周泽楷冷不丁冒出一句话。旁边的叶修却毫无反应。周泽楷又轻轻碰了碰叶修手背,好像是要给他一些安慰,“呃……别太难过。”

        “我没事,”叶修醒过神来,“你是说牢不可破的誓约?”

       “嗯。”周泽楷点点头,神态郑重。

       “你这么不爱讲话的人,用不着。”叶修摇头。

       “有——”周泽楷还打算坚持一下,却被突然发问的魔法部长打断了。

       “你提到的家养小精灵,现在在哪里?如果可以,我希望他同样可以出庭作证。”

      “理查很老了,”男孩说着,差点再一次哭出来,“他那次又受了伤,几年之前就离开了。”

       “很抱歉。那你当时有没有看到那个闯入者的长相?”

       “呃……没有。但是那个人的左手腕有一块胎记,好像是咖啡色的,大概一个银西可那么大。”

       “好的。你还知道其他信息吗?”

       “理查和我提起过,在他带着我逃跑时,他感觉到有人在森林里施展了非常强力的魔法。‘天都暗了一下。’他是这么说的。”

       “非常感谢你,卡农·德斯特先生。梅洛女士,请带他下去休息吧。”

       “我想留下,请让我留下,部长先生!”男孩呼喊着,恳切地看着魔法部长,又把求救的目光投向身边的女巫,“帮帮我,梅洛夫人!”

       “很遗憾,证人在发言结束后不能留下。宣判时我们会通知你的。”

       在梅洛女士的陪同下,男孩还是被带离了审判厅。随着男孩的离开,叶修和周泽楷眼中的景象也渐渐模糊了起来,一切重归黑暗。

 

       光明又一次出现,依然是那间审判厅。这次,德斯特在右边的旁听席上获得了一个座位。

       魔法部长起身清了清嗓子:“埃夫·尼古拉斯,现在是魔法法律委员会对你的审判。根据证据,我们指控你谋杀了德斯特夫妇,并试图伤害他们的儿子,卡农·德斯特。指控还说,你滥用钻心咒折磨无辜巫师,使用非法药剂培养魔法生物,导致他们袭击麻瓜村落,行为无比恶劣——”

       “不过是——”椅子上的犯人挣扎起来。审判厅后方飘进来两个黑色的高大身影,把他钳制在椅子上。哪怕是身在别人的记忆中,叶修和周泽楷也感受到一阵寒气。摄魂怪从来不是受欢迎的生物。

       “现在请威森加摩陪审团表决,认为埃夫·尼古拉斯犯下如上罪行,并且应当被判处阿兹卡班终身监禁的,请你们举起手来。”

       身穿紫红袍子的巫师们齐齐举起了手,罪名成立!旁听席上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几位巫师甚至抛起了他们帽子。男孩又一次哭泣起来,周泽楷下意识地蹲下身拍拍他的肩膀,想要给他一点鼓励,伸出的手却只能穿过他的身体。

       “谢谢你们的公正。”魔法部长向陪审团鞠躬致意,随后转向了在摄魂怪影响下软倒在椅子上的犯人,“把他带下去。”

       伴随着铁链哗啦啦的声响,两只摄魂怪夹紧了尼古拉斯的手臂,把他向外拉去。周泽楷这才注意到,尼古拉斯的右腿,竟然是一条木质义肢,似乎是用一种什么植物的根雕刻的。

       “还没有结束!”走到门口时,尼古拉斯不知从哪里获得了力量,猛然抬起头,冲着旁听席上的德斯特歇斯底里地吼叫出声。

       站在男孩身后的周泽楷刚好对上那双褐色的眼睛,那充满诅咒怨毒的眼神让他觉得寒意从脚下涌起,一阵毛骨悚然。

       “我们也该走了。”叶修的声音从身边传来,温暖干燥的手心贴住周泽楷的手指,向后退去。眼前的场景飞快消散,叶修和周泽楷终于回到了现实世界。

 

       壁炉里的火苗欢快地跳动,把温暖传递到客厅的每一个角落,抚慰着着从卡农·德斯特悲伤记忆中回归的主人。叶修轻轻搅动着冥想盆中的记忆,把杖尖的银丝收入水晶瓶中:“说起来,德斯特夫妇就是在这里遭遇不幸的啊。叶秋找的这是什么房子。”

       “咦?”

       “我那个叔叔据说在20岁之前就失踪了,德斯特家族那边他也没什么亲戚,过了几年这间房子就归了我们叶家。本来这个地方是我那个弟弟打算收藏那些麻瓜发明的,后来我有点事就打算过来住,结果还发现了这个。”叶修指指客厅一角的高脚杯。

       叶修把冥想盆和水晶瓶一并锁进了柜子,叼起一支烟,正打算用魔杖点上,一回身却看到周泽楷还牢牢地戳在原地,拳头一握一舒,显然欲言又止的样子。“有话说?”

       周泽楷应了一声,却没了动静。叶修对他的寡言倒是习惯的很,在沙发上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坐好,优哉游哉地等待下文。对着魔法部傲罗新星那张帅气的面孔,叶修简直可以看到一个个单词像金色飞贼一样在周泽楷的脑海中飞快地窜来窜去,而周泽楷就骑着飞天扫把,搜寻着他认为最合适的那一只。

       “为什么,”周泽楷的目光从地板移到叶修脸上,看到那常常是无精打采或是略带嘲讽的脸上挂着的竟是一个可以说得上是温柔的笑意,不由得顿了一下,“不发誓?”

       “违背誓言你可是会没命的,用不着。”叶修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顺便也给周泽楷添上一份,“还要去找见证人,我们又不是结婚,麻烦。”

       高个子青年顶着瞬间涨红的脸,不敢再看叶修,就改去盯自己的手指,却依然坚持己见:“暴露了,很危险。”

       “想知道的人总会有办法知道,打败他们就行了。”叶修毫不在乎地说,魔杖在他漂亮的手指上打着转,“我相信你。”

 


TBC


注:关于审判的设定,参考《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八章,受审,《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三十章,冥想盆。

魔法知识小课堂:

威森加摩:巫师世界的最高法庭,大约由五十位成员组成。

牢不可破的誓言:在第三人的见证下,两人打成不可违背的承诺,一旦违背诺言,则会受到死亡的惩罚。

金色飞贼:巫师最热门运动魁地奇比赛当中最重要的球。它是与胡桃一般大小的金属球,有着银子做成的翅膀,飞行极快,很难被抓到。


评论(2)
热度(39)
©五月在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