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在冬眠

叶修中毒,有益身心,不要治疗。
叶修大大我爱你!
My叶神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偶尔写写叶周,日常推荐各种叶攻❤️

【叶周】谁人入梦(一发完结)

叶修×周泽楷

哨兵向导AU,设定非常不科学,有奇怪的东西乱入

向导×哨兵肉汤,R18苦手

本来想赶生贺,略微有点晚,不过至少现在还有时区停在5.29吧,叶修大大生日快乐!


      午夜一点,又到了值班人员轮换的时间,可是哨卡周围依旧是静悄悄的。负责前一班岗的于念打起了瞌睡,可是轮值表上应当接班的杜明迟迟没有出现。

      “嗒嗒嗒——”于念等待已久的声音终于响起,那是军靴与冻土碰撞摩擦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明晰。于念从桌上爬起来,顶着一颗昏沉沉的脑袋,打着呵欠走出岗哨,顿时就被来人吓得睡意全无。他战战兢兢立正站好,不知道自己将会收到什么样的处罚。

       等待的每一秒都很漫长,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于念终于听见了营长的声音。

      “负重,万米。”那人又想了想,“检讨,三千字。”

      “是!”于念急忙应了一声,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哨兵营里的大家都知道,他们的营长周泽楷哪都好,射击技术硬,身体素质强,外貌指数高,就是话太少。平时都还好,营长不说话,可是他会对你笑,比动员令还要管用。只是军营里谁都可能有个犯错的时候,等待营长宣布处分决定心里七上八下那叫一个煎熬。

      “去休息,”周泽楷命令道,“我值班。”

       小哨兵敬了个礼,揉着眼睛跑走了。

 

       周泽楷少校作为这个驻扎在北方前线的哨兵营的营长,半夜巡查并不是一时兴起。

       连绵了数年的战争终于迎来了和平的曙光,再有十天,停战协议书就要正式生效,两个国家的代表还在为最后的细节争执不下。后方的百姓已经开始期盼远征的英雄平安凯旋,只是前线的战火依旧零星不断。两个国家似乎就像两头杀红了眼的野兽,明明已经被更为强大的力量分开,却仍旧希望从对方身上咬下一块肉来,顺便在谈判时获得更多的筹码。

       可是作为军队里的利刃,周泽楷率领的哨兵营这些天却过得格外平静。先前气势汹汹的敌人突然偃旗息鼓,一夜之间失去了踪迹。可是获得了宝贵休整机会的士兵们非但没有容光焕发,反而一个个显得萎靡不振起来。于念和杜明这种站岗时瞌睡迟到的并不是个例,晨起出操的迟到率从零一下子涨到了百分之三,让周泽楷心中产生了强烈的不安。

       在营长的授意下,方明华军医和他的医疗组为哨兵营全体组织了紧急体检,当天晚上就把厚厚的一沓化验报告堆在了周泽楷的案头。除了两个不幸伤风感冒还有一个吃坏了肚子的哨兵以外,每一个人的生理指标都非常正常,哪怕是用哨兵的体质来衡量,他们的身体也都是百里挑一的健康。

       “我认为,他们是精神过于疲惫了。毕竟这一段时间,哨兵营并没有配置向导。”方军医愁眉不展,他是一个普通人,只能从理论上了解哨兵与向导之间的关系,“营长,你说呢?”

       “嗯。”周泽楷点头,“只是……”

       “营长你有什么想法?”

       周泽楷思索良久,偏偏抓不住头绪,示意方明华继续。

       “我建议向上层申请抽调向导对我们进行紧急支援。小马那孩子能力有限,受伤又没有痊愈,要他来调节这么多哨兵,恐怕来不及。一旦被敌人从这里突破,后果非常严重。”

       “好。”想起现在还在战地医院里躺着的向导,周泽楷果断作出了决定,连夜向军部递交了申请。

 

       第二天中午,哨兵营迎来了一个出人意料而又情理之中的访客——军中第一向导,叶修上校。

       在这场漫长而浩大的战争初始之时,叶修就以向导的身份参军入了伍,随后凭着他极为宽广的精神共振阈值和高超的战术水平在军中脱颖而出。几十年来,在各个哨兵部队之间辗转,配合着多位顶尖水平的哨兵,在军情紧急之时力挽狂澜。

       而近几年逐渐获得哨兵第一人的周泽楷,和叶修合作的几乎却是少之又少。不算周泽楷还在新兵营时叶修做过他的考官,两人的接触仅有两次暗杀和潜入任务。一方面是冯司令的私心,舍不得把周泽楷这个根正苗红的好青年往老兵油子叶修身边送,另一方面是周泽楷的能力着实突出,和资质最为平庸的向导也能配合得滴水不漏。把这两人分开,比起最强哨兵和向导的搭档,无疑是更为划算的选择。

       如今精英哨兵营出了问题,派来最精英的向导来解决,自然也是合情合理。

       毫无疑问,叶修的到来就像滴入沸腾油锅的水花,引发了爆炸式的冲击,连一向内敛沉静的周泽楷营长都未能幸免。叶修出现在军营的那一刻,营地中瞬间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精神向导,还好这些哨兵都是训练有素,不然叶修早就被包围了。

       唯有一个人的精神向导,破坏了校场上良好的秩序。一只蓝色的墨海马,从营地后方一跳一跳地直冲到叶修脚下,柔韧的钩尾猛一发力,径自跳到了叶修怀里,左蹭蹭,右蹭蹭,吐着名叫幸福的泡泡。

       墨海马的主人,这才姗姗来迟。

       周泽楷红透了一张脸,用出了比冲锋杀敌还要多百倍的勇气,在全体士兵的注目礼中,把自己的精神向导拎了回来。然后——他被墨水喷了满头满脸。小东西又绕着叶修跳了两圈,这才消失在空气中,顺便带走了周泽楷身上的墨汁。

       

       短暂而欢乐的欢迎仪式过后,叶修上校随即走马上任,肩负起了为全体哨兵调理精神状态的重担。他的表现完全无愧于他第一向导的美名,哨兵们走进营帐时都是一副无精打采呵欠连天的模样,走出来时却是一个比一个的喜笑颜开神采飞扬,仿佛那顶绿色的行军帐篷充满了魔力,叶修就是主宰操控一切的神明。


       但是,只有叶修、周泽楷还有方明华三个人知道,情况远没有看上去那般乐观。

       “小周、明华,你们两个说说,这种情况多久了?”是夜,备战会议室里,叶修坐披着厚厚的军大衣,无力地趴在桌上。

       “报告叶上校,自从敌军撤出我们的防守范围,根据上级指令,我军进入休整状态。正是从那时起,我方哨兵的状态开始逐日下降,出现了精力不济的症状,但是他们的身体,至少根据我能进行的检查,并没有任何问题。”回答的是方明华,满脸愁容地看着自己交上去的体检报告被叶修折成烟灰缸的形状。

      身为一营之长的周泽楷自从自己的精神向导在军营门口众目睽睽之下闹了个大乌龙,就几乎没正面和叶修有过眼神接触。叶修通过精神抚慰帮助出现问题的哨兵调整状态时,他也只是默默守在营帐外,用手心温暖着腰间的双枪。现在被叶修点了名,依然没能摆脱阴影的周少校垂着头听完方明华的汇报,仅仅嗯了一下表示同意,就继续盯着桌子的纹路默不作声。

       “小周,你身体有没有事?”在叶修面前,周泽楷那快化为实体的羞愤情绪哪怕再给他一道精神屏障也拦不住。叶修执意要把这一棵快要藏进土里的周泽楷牌胡萝卜挖出来。

        “还好。”

       跨过半张桌子,叶修把手搭在了周泽楷的额头上。柔软得如同丝绸一般的精神触梢轻轻覆盖上来,滤去一切干扰,还原最本质的安宁。

       “确实还好。”叶修抽回了手,又看了一眼还在发呆的周泽楷,“今天下午我接触过了很多哨兵,他们的精神状态非常疲惫,比我们中间这个三天只睡了四个小时的人还差。明华,今晚军营谁负责站岗?我们两个一起去看看。”

       “我。”整晚会议中最没存在感的人开了腔,下一秒他就软软地趴倒在了桌子上。

       “营长!”方明华惊呼一声。       

       “别担心,一个精神冲击而已。让他睡吧,他今天都快控制不住自己的精神向导了。记得找个人给他抬回去。我一个未结合向导,就不过去了。”

       留下内心默默吐槽“硬闯哨兵宿舍拍晕八人扬长而去你又不是没干过”的方明华,叶修起身出了屋,点燃了口袋中摩挲了整晚的烟,深深吸了一口。带着尼古丁的烟气在肺里走了一圈,熨平了叶修耸起的眉尖。从进会议室就没再抽烟,可把他憋坏了。

       起床号的声音响彻营地时,精神抖擞的周营长已经在进行他的最后一圈负重跑。这是缺勤昨夜值班的处罚。军纪面前,人人平等。至于检讨,已经被周营长偷偷地换成了额外的运动量。

      校场上,四名连长依次汇报人数。

      全营总计十八人迟到,一脸倦容的士兵也不在少数。


       “情况和之前一样,疲劳过度。”叶修检查了几位哨兵,得出结论。

       “夜里一定有人动了手脚。”方明华愁眉苦脸,他的老婆也是个哨兵,今天迟到的就有她一份。

       “敌人应该是在我们的哨兵睡着后用一种方法进行了攻击,小周把找几个哨兵来,和他们说一下,我想在他们睡着后进行精神共鸣。”

       四个哨兵安稳地躺在行军床上,呼吸平稳,神态安详。叶修坐在房间中央,精神力如同水波一般以他为中心层层蔓延开来。看似纤细脆弱的精神触梢打破了精神屏障的阻隔,几位熟睡之中的哨兵的精神世界在他面前一览无余。如果换做其他人在场,一定会为叶修的能力大为惊叹。只不过周泽楷知道,这些远远还不是叶修的极限。面对叶修的精神投射,他顺从地卸下了自己的防御,和叶修一起监视着几位哨兵的精神世界。

       随着睡眠层次的加深,斑斓的梦境开始在四位哨兵的脑海中成型,像是一团团飘飞的彩色云雾,闪烁着动人的光芒。有人梦到了家乡的爹娘,有人梦到了美丽的姑娘,有人梦到了凯旋的嘉奖。

       一道神秘的黑色雾气出现在几位哨兵的精神世界中,毫不留情地吞噬着这些美好的梦想。几次呼吸之后,灿烂的云团已经被侵吞殆尽,黑雾也一并消散,留下苍白的空缺。一道陌生的精神力量沿着黑雾渗入的路径缓缓探入,在众人的脑海中丢下一粒灰色的种子,又不着痕迹地退了回去。

       梦境又一次再哨兵的脑海中成型,堆积成厚重的铅云,沉沉欲雨。家乡的父老已成残坟白骨,美丽的姑娘披上了他人的嫁衣,昔日的家园正被敌人的铁蹄蹂躏。一幅幅凄惨的景象在几位哨兵的精神世界中轮番上演,退无可退,避无可避。

        叶修的精神力像是一道劲风,吹散了堆积的阴云,拂过波涛翻涌的大海,一切归于平静。

所幸,还有一缕阳光,驱散了所有的阴霾,又有一阵清风,平息了狂暴的大海。是叶修用他的精神力,抚慰了迷失在悲伤愤怒中的哨兵。

 

       作战会议室的灯,又亮了起来。

       “这是敌人针对哨兵营的特殊手段。方才精神链接的人太多,我没能确定最开始的黑雾的来历,但是随后制造噩梦的手法,一定是向导所为。”

      “叶上校有办法解决么?”

      “不能解决还要我来干什么?”叶修笑着回了一句,“嗯,小周我征用一晚。”

      “不行。”周泽楷毫不犹豫地回答。

      如此坚决的拒绝,方明华和叶修都是一愣。叶修尤其感到奇怪,敢在第一向导面前说不的,除了一向和叶修不太对付的韩文清之外,周泽楷可是第一个。

       “营长你是不是不舒服?”方明华关切地问。周泽楷不是临阵退缩的人,方明华相信他的拒绝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周泽楷递给方明华一个安心的眼神。“哨兵,有很多。”

       “他们不行,精神力不够看。”叶修反驳,“你是整个营地唯一没有被影响过的哨兵。他们的精神屏障在敌人面前太过脆弱,我需要时间。”

       方明华看着急红了脸却偏偏说不出话来的周营长,不太忍心:“没有第二套方案?”

       “被动防守,我可以建一个足够强大的屏蔽场,只要你把张新杰、喻文州、肖时钦几个一起找来,保证你撑到战争结束。”叶修边打呵欠边说。连着做了两天哨兵的充电器,刚刚又完成了多人的精神共鸣,他也累的不轻。

       “我上。”没再多解释,周泽楷急匆匆地走出了会议室。

       “营长你去哪?你的帽子忘了!”方明华拿起周泽楷的军帽,追了上去。

 

       熄灯号响起,除了临时被改作周泽楷寝室的作战会议室,整个军营都陷入了沉寂。

       “周少校,我以长官的身份命令你,快点睡觉。”叶修搬了把凳子坐在周泽楷旁边,看着床上的人双臂抱在胸前,直挺挺地躺在床上。都熄灯快半小时了,周泽楷还张着眼睛看他。

       “是。”周泽楷依言闭上眼睛,可是急促的呼吸出卖了他,还有那只绕着叶修卖萌撒娇求抱抱的墨海马。

       “小周,我是要你来诱敌深入的,不是来要你扮吸血鬼的。”叶修无奈地说,“你再这样下去,不是我去找方明华给你一颗安眠药,就是我亲自弄晕你。”

      周泽楷换了个姿势,现在看上去比较像僵尸了。

      细细密密的精神触梢不知何时悄然潜入了周泽楷的意识,穿过特意为他敞开的精神屏障,轻柔地抑制下那些激动兴奋的神经冲动,把青年推入周公的怀抱。

       凭借着互相交缠的精神触梢,周泽楷的梦境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叶修面前。一个人影从重重炮火与烽烟中走来。他虽然并不魁梧高大,却也是身材匀称,线条分明,男人满脸泥土和血污,完全看不清面目。他的军服早已残破不堪,暴露出身上累累的伤痕,左胸第五肋下的一个旧伤疤更是显得惊心动魄。

       那团熟悉的黑雾,终于忍不住梦境的诱惑,踏入了由叶修控制的精神领域。无数银色的精神触手从地上伸出,穿透沼泽一般的黑雾,牢牢捆住了身份不明的入侵者。现实中,一个身体像熊,鼻子像象,眼睛像犀,尾巴像牛,腿像老虎的四足怪兽,终于从空气中露出了形迹,重重坠落。如果叶修能顾得上看它一眼,一定可以直接叫出它的名字,貘。

      敌人向导的攻击如期而至。灰色的种子将哨兵的负面情绪无限放大,把他们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恐惧投射到梦境——

       梦境中,如同慢镜头一般,一颗狙击子弹,脱离了73.7厘米长的枪管,旋转着,向那人背后飞去,而他毫无察觉。下一刻,英雄即将倒在血泊之中。

       没时间帮你扭转梦境了,叶修暗暗对周泽楷说声抱歉,凝聚起他全部的力量,只留下一缕最细微的精神触梢,悄悄依附在敌军向导伸出的精神力上,在那位向导撤离的那一瞬间,准确地捕捉到了敌军大本营的位置。

       叶修轻轻松了口气,准备为周泽楷进行一次精神抚慰,消除噩梦带来的影响。没想到,梦境中的战士虽然躺倒在地,连钢盔也滚落一边,身上却是毫发无损。他的身旁,是他同样尘土满面的战友,一双眸子灿如星辰,双手紧紧扣在他的腰间,紧贴的胸膛传递着彼此依旧有力的心跳。

       “叶修……”一声呼唤,回响在战士耳边。乱世之中,何其有幸,与你相逢此生。

       叶修慢慢地撤去了自己的精神链接,离开了周泽楷的精神领域。床上的哨兵睡得安稳,好梦依旧,一丝笑意隐在嘴角,似乎对方才精神世界中无形的交锋一无所知。

       “真是太容易害羞了。”一个轻吻,落在那好看的唇上。

       五分钟后,紧急集合的号角响彻整个哨兵营,冲锋!


       胜利与和平的喜讯,伴随着一纸停战协定,传遍了整个国度。

       一张皱巴巴的薄纸,还带着淡淡的烟草味道,正静静躺在周泽楷房间的书桌上。那是一份哨兵向导结合申请书,鲜红的“同意”二字格外耀眼。

       叶修靠在床头,倾听着浴室中传出的阵阵水声,想象玻璃门后是一副怎样的情状,觉得有些好笑。

       叶修的精神向导名叫梦幻,是个粉色的小家伙,有着一双蓝色的大眼睛和长长的尾巴,掌握的技能不胜枚举。这两天和周泽楷的墨海马混在一起,没少给两人捣乱。尤其是今天,两只精神向导从他们洗澡就开始出现又偏偏不肯消失,在叶修和周泽楷的忍无可忍之下,被反锁在了浴室。

       没有人说话,床头灯一点点暗了下去,只剩窗外的路灯提供微弱的一丝光亮,可以让他们分辨彼此的轮廓。

      “战争,终于结束了。”叶修不由得发出一声感叹,“还好,我们赢了。”

       一只灼热的手,微微颤抖着,贴在了叶修的胸膛,摩挲着那一道渐渐淡去的伤疤。

       “我还在。”叶修说,把手盖在周泽楷的手上,精神触梢顺着两人相交叠的指尖蔓延过去,“你也是。”

       “这里。”周泽楷的食指在叶修胸前划下一个个圈,正是心脏的位置。

       黑暗中,他们终于可以毫无顾忌地靠近,互换着温热的呼吸,抚摸对方光裸的脊背,亲吻彼此身上的勋章,触摸逐渐昂扬的欲 望。

       哨兵与向导的身份让他们的情事更加淋漓尽致。愈发紧密的精神连接带来了共享的感官,集合了哨兵的无与伦比的敏锐与向导妙至毫厘的掌控能力,他们会拥有整个世界。

       周泽楷一点点将叶修容纳,在叶修的抚慰与控制下,异物入侵的不适感如潮水般退去,愈发放松的身体诱惑着叶修不断前行与开拓,直到被完全吞没。

       伴随着叶修一次次的冲撞,充斥在周泽楷耳边的是放大了无数倍的心跳声,清晰而有力。这是属于生命的狂欢,对自然的虔诚礼赞。每一个走下战场的人,都愿把这曲旋律当做永恒的天籁。同样交缠在一起的精神末梢忠实地为叶修呈递着周泽楷感受到的每一分战栗与快感,引导着叶修更好地愉悦彼此的身体,向巅峰发起冲刺。

       耀目的白光同时在叶修和周泽楷的精神世界中炸开,融化了所有的精神触梢,再无缝隙,永不分离。

       再次交换一个绵长甘醇的亲吻,叶修和周泽楷彼此依偎,沉沉睡去。

       这次梦中,依然有你。

 

END

 

*73.7cm是巴雷特M107的枪管长度,资料来自百度百科。

*要是你能看到这里,要不要来叶周群玩一玩啊?~376307366~欢迎光临~KiraKira~

*跑圈是和 @无名 聊天想到的梗,精神向导全是PM也是她的主意!正正经经的故事变得逗比了不是我的错!

*叶神的精神向导是梦幻,因为可以学的技能非常多,很像散人呀~小周的精神向导是墨海马,攻击要害会有额外伤害加成哦,而且喜欢善良的人~

@牧有H的小zou 快点预热!敲碗求!

评论(12)
热度(157)
©五月在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