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在冬眠

叶修中毒,有益身心,不要治疗。
叶修大大我爱你!
My叶神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偶尔写写叶周,日常推荐各种叶攻❤️

【叶周】神灯行动(一发完结)

(迟到一周的)七夕贺文 

向导×哨兵

叶修×周泽楷

文中所有和沙漠生存有关的知识,都来下图自这个男人:贝尔·格里尔斯,非必要时,请勿模仿。


我很良心地没有选贝爷进餐中的照片。本文也没有让老叶和小周食用什么诡异食物,嘎嘣脆,鸡肉味是没有的,大可放心阅读。

Ready?

Start!


非洲大陆,撒哈拉沙漠西北部,绵延千里的漫漫黄沙。

周泽楷孤身趴伏在一株柽柳树下,躲避着正午时分的烈日与滚烫沙地的双重炙烤,紧闭双眼,屏息凝神,潜心分辨经由大地传来的错杂脚步。

哨兵敏锐的感官在刻意控制下被发挥到巅峰,直径几公里范围内的信息瞬间涌来,令失去了向导辅助的周泽楷眼前金星闪烁,太阳穴也跟着突突直跳。微微用力,门齿割破舌尖,尖利的刺痛感和浓重的血腥味刺激着神经,让周泽楷重新汇聚起精神。

情况不妙。

十二个敌方的觉醒者,分成四组,正在对他降落的地区进行地毯式搜索。不出十五分钟,他在能力上的优势就要荡然无存,暴露敌人哨兵的侦查范围以内。更何况,敌人的哨兵一定配置了向导进行辅助,而周泽楷在本次任务中的向导,却在行动刚刚开始的时候就和他失散在无尽广阔的沙海之中。

如果那时,没有拒绝那句精神结合的话,就好了。


周泽楷和他的同伴,来到这片总面积超过九百四十万平方公里的沙漠,是为了一项秘密任务。根据情报,一位在外卧底多年的情报人员,在伊比利亚半岛欣赏弗拉明戈舞时,“偶然”遇到了两位“旅伴”,三人一拍即合,决定前往撒哈拉沙漠“探险”,最后却因突如其来的恶劣天气葬身沙海。GPS信号显示,这一带应当就是三人生命旅途的终点。周泽楷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回收他们身上有用的信息。不知道是不是任务环境在沙漠之中,本次行动的代号,就叫“神灯”。

只是当初谁也没想到,整起事件却是叛变的情报人员针对首席哨兵设下的圈套。

直升机飞抵预定区域的那一刻,就已经暴露在了敌人的雷达侦测下。第一枚导弹与飞机左翼擦身而过,第二枚导弹则是直接将飞机在空中炸成一团火球。所幸,机上包括飞行员在内的三人均在爆炸前跳伞逃生。

到现在为止,周泽楷已经和敌人在沙漠中周旋了二十三个小时,先后数次与小股敌人发生正面冲突,几乎毫发未伤。但他现在依旧面临绝境:饮水和弹药严重告急,体力也即将跌至极限。

但周泽楷绝不会束手就擒。哪怕是死,他也要清除更多的敌人,为不知身在何方而生死未卜的战友扩大一分生机。

周泽楷的手指,握紧了隐隐发烫的步枪,最后的十发子弹在静静守候着逼近的敌人。


三声枪响,熟悉的火药味弥漫在空气中,周泽楷的唇线却绷得更紧了些。

在周泽楷东南方一千四百百米外,距他最近的小组中两名敌人应声而倒,一人躲过了射击,借势滚下了由常年的西风堆聚出的沙堆。

地面通讯完全被敌方控制,这也是周泽楷为何始终未能和向导取得联系的原因。哪怕没有刻意去捕捉信息,周泽楷也可以确定,敌人已经确定了他的位置,正在一步步缩小着包围圈。

随州时间的推移,他甚至都可以感受到,敌人的向导无形无质的精神触稍,正在沿着空气与大地的交界面蔓延,细细密密,形成一张巨大的蛛网。

手中的枪似乎重了一些,汗水从毛孔不断渗出,在额头聚集成豆大的汗滴,沿着线条分明的侧脸滚落,砸在金黄的沙地上,又几乎在瞬间之内蒸发。周泽楷颤抖着指尖,又一次扣下了扳机。

这一次,没有人倒下。


精神屏障上的压力越来越重,周泽楷的意识渐渐模糊。在几位向导的联合压迫下,连呼吸都显得也艰难起来。

耳边似乎传来一阵清脆的驼铃,伴随着零星的点点枪声,还有来自东方的神秘歌谣。周泽楷却想起了幼时所听到的故事:一位旅人在沙漠中遇险迷路,却在偶然之间捡到了传说中的神灯。为了报答解开封印的恩情,灯神允诺为旅人实现三次心愿……

“如果我也能有三个愿望……”周泽楷仍在坚持,试图在迷乱的思绪中拉回一丝清明,“第一,击退敌人;第二,完成任务;第三,……”


一只卷着尾巴的沙蜥迈着滑稽的步伐向周泽楷藏身之处跑来,又在他眼前炸成了碎片。

没有一滴血。

精神动物!

沙蜥爆炸引发的精神震荡在周泽楷面前形成了一道牢不可破的保护屏障,压在巨石般的精神压迫被化解得无影无踪。这力量更是一粒火星,跳入了翻滚的油锅。精神力的怒焰以无可抵挡的气势烧遍了方圆千米内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向导还是哨兵,都在这力量的绝对压制面前毫无还手之力,永坠无尽的长夜。

一片阴影投射在周泽楷身上,他忍不住抬头向上看去。

铁灰色的长袍,藏青色的头巾,腰间挂着一个不知什么动物的皮鞣制成的水囊。如果忽略掉那人手中的冲锋枪和再熟悉不过却又满是炭灰的面孔,还真像是个常年生活于此的柏柏尔人。

“叶修。”

周泽楷的声音因为长时间的缺水变得粗哑干涩,在军校中令无数女生心跳加速的脸上此刻满是尘沙,透支的体能让他的眼神有些暗淡无光,但是他面前的向导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周泽楷的喜悦,哪怕他已经暂时失去了身为向导的一切本能。


“小周有没有后悔当时……”

叶修后半句话仍在嘴边,就被猛然挺身而起的周泽楷撞了个满怀。

刚刚完成一次自爆的叶修脚下不稳,在冲击力的作用下搂着周泽楷向后倒去,双双跌在烫人的沙地上,顺着沙丘的坡度一路翻滚。

叶修耳边响起一声压抑的闷哼,扶在周泽楷右肩的处的手下摸到一片湿热。

最开始从周泽楷手下溜走的那人,由于距离的原因,恰好躲开了叶修爆发精神力的攻击。如同撒哈拉沙漠中躲在阴凉石缝中的毒蝎一样,隐匿在暗处,等待着发出致命一击的机会。

“东南,52度,1073米。”剧痛从右肩沿着背部蔓延到四肢百骸,周泽楷咬紧牙关,抽着气报出敌人的相对坐标。

叶修反身攀上沙丘,捡起周泽楷匆忙之中遗落的武器。

修长的手指扣下扳机,撞针点燃火药,爆炸产生的气流将子弹沿着枪管加速推送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优雅的弹道曲线,径直穿透了敌人的颅骨。

一切重归寂静。


“附近还有敌人么?”叶修侧着头问,架起周泽楷的身体,向树荫移去。

一秒震晕九人,拯救队友于千钧一发之际足够霸气,却也让叶修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与常人无异。

没等周泽楷开口,叶修自己接了下去:“你最好祈祷一下,接下来的半小时里面没人能发现我们。”

“不信神。”周泽楷苍白着一张脸,轻声说。

“那你信什么,童话故事里的阿拉丁神灯?周小朋友?”

不得不说,身为首席向导,却至今保持着未结合的单身状态,叶修自己是绝对要负一定责任的。脑子里想的事总是被有意无意地知道,偏生还被当面直截了当地挑明,可不是每个人都受得了的。

饶是教养良好的周泽楷此时都有点不想理他,无声地盯着叶修猛看,一双深黑的眸子因为疼痛显得水润润的。

“别看了,我知道你信的人是哥,这选择很不错。”叶修小心翼翼地把周泽楷放下,又从他身上解下急救包。


柽柳树下,周泽楷俯卧在沙地上,手指深深插入细碎的沙里。

呲啦一声,叶修扯下半席衣袖,迎风抖净残余的浮沙,卷成一个布卷,塞到周泽楷口中。叶修还颇为耐心地解释:“省点纱布,我们存货不多。”

锋锐的小刀划开周泽楷的迷彩服,暴露出狰狞的伤口。创口虽然不大,弹头却嵌在血肉之中,看得叶修暗暗皱眉。

哨兵在感官上的敏锐,也是包括痛觉的。

叶修用左手两根手指从急救包里夹起一袋酒精棉,送到唇边,用牙齿撕开一道破口。浓重的酒精味让他抽了抽鼻子。

清凉的棉球才碰到伤处,周泽楷就猛然弓起身子,好似一条快要绷断的琴弦,微微颤抖起来。叶修脸色有些难看,手上却是不停,迅速清理掉了创面上的沙砾。


叶修一边用棉球仔细擦拭着小刀,一边问:“你之前一路上遇到多少人?有跑的么?”

周泽楷抽出右手,用食指在沙上写下了一个端端正正的七,又勾下了一个圈。

叶修从怀里掏出金属外壳的打火机,噌的一声,橙红的火苗从眼孔蹿出,一下一下舔舐着寒光凛凛的刀刃:“那我比你走运,才遇上四个,两个哨兵,两个向导。”

“厉害。”周泽楷写道。

叶修拍拍周泽楷没受伤的那侧肩头,示意对方趴好,然后提起大腿,把整个体重压在了青年背上:“我一落地,发现自己到了一个柏柏尔人的营地附近,干脆就换了衣服。他们还邀请我去吃他们的特色美食,你知道是什么吗?”

周泽楷的问号画到一半,突然蜷起手指,在松软的沙地上留下了道道抓痕。剧痛猛然从已经开始麻木的伤处传来,沿着神经侵袭着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块肌肉和每一段骨骼,引起剧烈的痉挛。层层冷汗从毛孔中漫出,浸湿了里衣,从迷彩服下透出来。

在周泽楷分心思考柏柏尔人的风土人情时,叶修已经在创口割下了第一刀。


叶修的左手就撑在周泽楷的肋骨上,周泽楷的身体随着急促的呼吸明显地起伏,他感受得再清楚不过。握着小刀的手仿佛冻结了一般,迟迟没有动作。

两个圆圆的点,一道弯弯的弧。

一副简单的笑脸,缓缓地,而又坚定地,出现在沙地上。

叶修深深吸了一口撒哈拉沙漠的旱风,定下心神,稳稳出手。

铺天盖地的疼痛再次如同暴风雨般席卷而来,而周泽楷就是在怒海狂涛中飘摇的孤舟,在无可抵御的力量面前失去了方向,眼前漆黑一片,耳畔轰鸣作响。连口中的布卷,因为曾经被叶修的汗水浸透,都带上了类似于海水的咸涩,要将他溺毙于此。

无尽的极致痛楚之中,一缕微弱而熟悉的气息悄悄缠绕上了周泽楷的鼻尖,驱散了浓重的血腥。紧接着,一小片干燥而温热的触感从额上传来,羽毛般的轻吻,安抚着暴动的感官。

叮。

再轻微不过的一声脆响,在此刻却被周泽楷所捕捉,听上去是这般悦耳。

那是金属与金属相碰的声音。

叶修轻提手腕,看着镊尖上的黄铜弹头,长长舒了口气。


作为一个经常冲得比哨兵还要靠前的向导,伤口的缝合包扎对于叶修来说也是熟门熟路。叶修干净利落地用纱布和绷带处理好伤口,取出那块几乎被咬烂的布团,帮有些脱力的周泽楷翻了个身,换成舒服一点的侧卧姿势,又托着周泽楷的头灌了几口水进去。

大量失血加上之前痛得狠了,周泽楷脸色还是惨白惨白的,冷汗和黄沙糊在一起,黏在他的脸上,看着好不狼狈。叶修伸出手,用那片完整的衣袖给轻轻喘息着的哨兵擦了擦脸,连那些沾在根根分明的睫毛上的细小沙粒也没有放过。躺着的人曲了曲手指,勾住叶修的衣角。拉扯的力量通过衣料传来,叶修停下手,弯腰把头凑到周泽楷唇边,好听清他要说些什么。

周泽楷却没说话,只是把食指往叶修手中递了递,修剪得圆润光滑的指甲蹭过叶修手心的枪茧,写下一个阿拉伯数字。

7。

叶修了然地笑笑,顺势把那温度略低的手指握住,说道:“对,还剩七个。为了抓你一个,派了三十人小队过来,还真是够重视的。”

周泽楷深深看了叶修一眼,咬着下唇没再说话,合上眼睛恢复体力。

 

叶修并没有给周泽楷太多的休息时间。

正午一过,日头不再毒辣辣地直射大地,二人就再度出发,朝阿特拉斯山脉的方向行去。只要敌人还想留下周泽楷,就一定会在这个方向设防,但这也是从沙漠脱逃的唯一出路。

不过叶修也不是没有考虑伤员的身体状况,他为周泽楷找到了良好的代步工具。

在不远处的一片由椰枣树组成的绿洲,一头骆驼,被麻绳拴在树旁,正呼哧呼哧地吐着热气,伸着脖子等待着他们,长而浓密的睫毛扑闪扑闪的。

骆驼身上的气味有些浓重,铺面而来的动物气息让还在虚弱之中的周泽楷一时晕头转向,而叶修可没闲着,他正猫着腰在骆驼身下忙活——收集新鲜的骆驼奶,它可以为沙漠旅行者提充足的能量和水分。

不得不说,叶修从柏柏尔人的部落搞来一头母骆驼并且藏在附近,是非常有先见之明的。至于叶修付了多少钱,或者付没付钱,在太阳的一半已经没入地平线以下的时候,坐在骆驼背上的周泽楷终于想起来问了一句。

而在地上牵着缰绳领路的叶修是这么回答的:“小周啊,你看我们这样像不像传说中去取经的师徒?那白马是自愿跟来的,这骆驼也一样,受到正义的感召,是主动来帮忙的。”

玩笑归玩笑,当两人于凌晨时分到达了岩漠带,还是依依不舍地放开了骆驼的缰绳。叶修在缰绳的末端系上了一小捆当地人的货币,周泽楷轻轻揉了揉骆驼额顶的绒毛表示感谢,骆驼也友好地回舔他的的手心。


骆驼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叶修和周泽楷却停下了脚步。

如果说白天里,你需要对抗的是烈日和高温,那么在黑夜中,你需要警惕的是毒蛇与毒蝎。岩漠带沙粒很少,取而代之的是散布在地面上大小不一风干龟裂的岩石,为热爱夜行的有毒动物们提供了最喜爱的居所。想要安全通过也并不算难,只要重重落下脚步,就足以震慑得这些暗影杀手不敢上前。

可惜,这也会把自己的坐标暴露在敌人哨兵的感知之下。

既然如此,就以不变应万变好了。

叶修用石块为自己和搭档搭建了一个简陋的过夜之处,既挡风,又温暖。经过整日的暴晒,石头中储存了大量的热,在此时就成了天然暖炉。

在不足半米高的石沙发里,叶修和周泽楷沐浴着漫天的星光,肩并肩,足碰足,不留任何罅隙地挨在一起,共同抵御着逐渐逼近冰点的气温,还有那不知潜藏在何处的敌人。

  

平静在下半夜被打破。

周泽楷发起了烧。连续作战的疲劳,失血和炎症反应,还有撒哈拉沙漠巨大的昼夜温差一同袭来,侵蚀着哨兵一向健康的体魄。高热让周泽楷有些意识朦胧,畏寒的身体出自本能地寻找最舒适而温暖的依靠——长手长脚的哨兵缠上了他身边正在脱外袍的向导。

周泽楷没受伤的那支胳膊从侧面抱住了叶修的臂膀,一条腿顺势也搭在叶修腿上,脑袋枕在叶修的肩窝,倒真有几分考拉抱树的架势。

叶修的衣服已经褪了大半,唯独剩袖子还虚挂在小臂上,被突然袭击的周泽楷这么一抱,不得不停了下来。此时的叶修上身只有一件黑色紧身背心,冷风吹过,他同样也是一个激灵,还被周泽楷搂得更紧了些。

叶修有些无奈。周泽楷的负伤在确实对他格斗和射击有很大影响,但是他的感知能力仍在,简直是便携式雷达。再加上叶修同样不俗的枪法和高人一等的战术,并不是毫无还手之力。

现在倒好……叶修认命地坐直了些,用自由的那只手脱掉长袍,当做被子搭在周泽楷身上,掖好边边角角,尽量抵挡愈发降低的气温。又从急救包里拿出两支棉棒,探入水囊浸湿,滋润周泽楷因发热和缺水而干裂的嘴唇。

身处冷热交替的无限混沌之中,周泽楷并不是很清楚着一丝清凉来自何处,无意识地转了转头,烧得滚烫的脸颊蹭过叶修温度略低的指尖,引得前辈频频蹙眉。

 

不对劲。

不得不把首席向导当暖炉的叶修心中暗道。

一个团子大小的物体凝聚在叶修掌心,半透明的身体微微抖动着。

这就是叶修的精神向导。它不是任何一种已知的特定生物,而是很据环境进行自由拟态。先前在周泽楷面前炸裂的沙蜥,就是它幻化而成的。

那次精神冲击,清空了叶修的所有精神力量,按照他以往的经验,没有三天是没法恢复召唤还有向导最基本的能力的。

只是现在,叶修可以调动的精神力依然微小得可以忽略不计,这小家伙倒是主动跳出来了。

周泽楷偏偏也在这个时候含含糊糊地出了声:“西边,有动静。”

叶修却有点顾不上去分辨这是周泽楷身为哨兵感受到的敌袭,或是只是病人头脑发热的胡话。

因为,他现在,也很热。


叶修终于意识到,引起周泽楷突发高热的原因,还有一个。

结合热。

时间紧迫,叶修有些粗暴地从周泽楷怀中抽出被充当抱枕的胳膊,让青年把大部分体重都倚靠在背后的石头上。

被过高的体温折磨得昏昏沉沉的青年又要挣扎着说些什么,却被叶修抢先开了口:“你替我挡了一枪,也算救了我一命,是不是也该帮你实现三个愿望?前两个愿望还得等等,第三个愿望我倒是可以马上帮你实现。怎么样,愿意么?”

不知道是不是发烧的原因,周泽楷回答的速度比平时还要慢上一些,叶修等了好久才听到近乎耳语的回答:“七……”

七,也就是七处,指的就是哨兵向导管理局哨兵向导结合管理处,俗称哨兵向导民政局,负责审查登记所有哨兵和向导的结合情况。按照法规,每一名哨兵向导在结合前,无论精神结合还是更深入的结合,都需要经过七处的审批。

“都什么时候了,还管七处的破烂规矩干什么?申请什么的,回去再补。冯老头舍不得给你降职的,大不了写检查。”叶修略微有些无语,原来周泽楷在飞机上拒绝的原因是这个?还真是太老实了。

“一起……唔……”

周泽楷还未说完的话,被叶修凶狠的深吻堵在了喉咙里。

叶修的舌极具侵略性地探进周泽楷口腔,近乎掠夺般地搅动着,攫取周泽楷肺中的空气。高热烧去了青年惯有的羞涩,周泽楷积极地迎合着高调的入侵者,与之兴奋地纠缠。

在热烈的亲吻背后,是精神世界中隐秘的结合。

伴随着彼此渴望已久的精神触稍的不断延伸、触碰与交融,一个稳定的精神连接缓缓形成。心灵相通的感觉仿佛揭去了隔在面前的最后薄纱,毫无保留地呈现一方崭新的天地,吸引着你去探索,去发现,去更深的地带历险。

直到周泽楷再次捕捉到空气中的危险信号,提醒着他们去解决迫在眉睫的危机,才让在精神结合后的充盈感中沉浸的叶修和周泽楷彼此分开。

精神结合暂时满足了叫嚣着的身体渴望,周泽楷的热度退去不少,清醒的判断力重新回到他的体内;叶修原本接近干涸的精神力也在结合中得到补充,一条眼镜蛇在他脚下悄然出现,昂首等待着决战的到来。


沙漠从苦寒的黑夜变成炙热的白昼,只要几个小时。

第一缕晨光自天边跃出,一辆越野车轰鸣着马达,载着一对刚刚结合的哨兵与向导,还有侥幸逃生的飞行员,以及三位昏迷不醒的俘虏,卷起一路尘沙,向阿特拉斯山飞驰而去。

神灯行动,圆满结束。


END



 @三花是公的 太太请收下我的七千字欠账,原谅我渣到极点的手速,我不是故意的QAQ

再次祝贺《荣耀音乐学院》正文完结!祝大麦~

评论(24)
热度(172)
©五月在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