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在冬眠

叶修中毒,有益身心,不要治疗。
叶修大大我爱你!
My叶神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偶尔写写叶周,日常推荐各种叶攻❤️

【叶周】暗夜终尽(一发完结)

凑个数除草~


整夜的雷雨洗去了前日丧尸入侵留下的腐烂腥臭味道,六月里灿烂的阳光却不能驱散人们心头的愁云惨雾。突然急转直下的战局让整座城市死气沉沉。街道上冷冷清清,店家近乎尽数歇业,只有寥寥几辆小轿车小心翼翼地驶过。

周泽楷骑着从家在本地的战友那里借来的哈雷摩托,马达的轰鸣声回响在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或许是饿着肚子的原因,这位在军中一向以冷静著称的哨兵也有些烦躁。腹中不时传来的声响让他开始怀疑自己听从了那位战友的建议,把这个难得的轮休用来闲逛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毕竟留在军营至少还有行军罐头吃。
直到周泽楷从带着潮意的风中捕捉到一缕淡淡的属于食物的香气,开足马力,向着诱人香味的源头疾驰而去,才为这场漫无目的的漫游划上终点。那是一家与城市CBD区隔街相望的小店,招牌上“兴欣烧烤”四个字在经年的烟熏火烤下有些模糊不清,风吹日晒让路边搭建的遮雨棚不复鲜亮,劣质的塑料桌椅也是伤痕累累。但是此时,这家不起眼的路边摊,在周泽楷眼中,就和米其林三星级餐厅一样诱人。
刹车猛踩,轮胎底下腾起一股青烟,周泽楷用一个精彩的漂移把机车停在路边,挑了个最完整干净的位置坐下。

有些昏暗的店堂里走出一位年轻姑娘,脸上带着歉意的微笑:“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还没开门,炭都没点呢。”
周泽楷顺着姑娘手指的方向看去,确实,两个黑漆漆的烤炉就在铺子门边斜放着,烤架下只有一层炭灰。
“有没有,嗯,馒头?”不用烤也能吃,周泽楷心想。
“你饿坏了吧?要是不介意,就和我一起吃个早饭?有烧饼、豆花和鸡蛋,都是店里做的。”一个略带沙哑的男性声音从店铺二楼的窗口传来,“要是不爱吃这些,也有泡面。”
周泽楷点头,略微放大了点声音,好让楼上的人听到:“谢谢。”
“你吃什么?我去给你拿。”最先出来的姑娘问。
周泽楷思考了片刻,正要回话,那个男人的声音伴随着下楼的脚步再度响起:“小唐忙你的去吧,我吃饭时给他送过去就行。”
姑娘干脆地应了一声,甩甩利落的短发,进屋去了。

食物还未上桌,先前的香气就又一次清晰地萦绕在周泽楷鼻尖,勾引着空荡荡的肠胃。在习惯了丧尸的腐臭气息之后,周泽楷久违地感受到哨兵敏锐的五感,有时也是一种负担。
“一碗甜豆花加桂花,一个茶叶蛋和两个芝麻烧饼,够了不?”一双干净好看的手把餐盘递到周泽楷身前,“不够也没有了,我也得吃饭啊。”
周泽楷感激地点头,舀起一勺白嫩嫩的豆花往嘴里送。
豆腐口感细腻嫩滑,配上甘甜的糖水和桂花馥郁的香气,令人食指大动。
周泽楷连吃几口,味蕾和肠胃都得到了极大满足,抬起头想要称赞一下店家的手艺,发现那男人正端着碗,翻搅着混着蘑菇、香葱还有高汤的豆花,带着笑打量他。
“他吃的是咸豆花,给我的却是甜的,还特意加了桂花——他怎么知道的?”周泽楷猛然想到。
男人好像就在等他这个反应,往椅背潇洒地一靠,轻描淡写地开了口:“我叫叶修,是个向导。也是这家铺子的烧烤师傅。”

向导……么?周泽楷的目光中带上了几分探寻。

自从十年前丧尸危机爆发,塔所领导的向导的比例就不断降低。要问为什么,你说面对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和情绪的丧尸,向导的精神力再强大又有什么用?消灭丧尸大军还是要靠身体素质高人一等的哨兵冲锋陷阵。至于解决过载问题,还有向导素可以替代。更何况向导一旦死亡,与他结合的哨兵还会受到影响。到了周泽楷觉醒入伍的时候,除去文职部门,塔中的向导觉醒者已经所剩无几了。至少周泽楷所在的那支小队就是全部由哨兵组成的精英团。

更何况,周泽楷是哨兵中最特殊的那一类——万中无一的黑暗哨兵。哨兵之中的领袖,在各方面素质均出类拔萃的所在。

在周泽楷的注视下,叶修不慌不忙地拿起一个茶叶蛋在桌角轻轻磕着:“看你不说话,我就自作主张了。我猜猜别人口味还是很在行的,天赋嘛。”

周泽楷张了张嘴,想要抗议又觉得力不从心,只好狠狠咬了一口那金黄焦脆的烧饼表达被陌生人窥探的不满,浓浓的芝麻香顿时在口腔中弥漫。

“好吃吧?哪天晚上有空来吃烧烤啊。长得这么帅,老板娘没准还给你打折。”几口吞掉鸡蛋,叶修压低了声音说。

“叶修你又胡说什么呢!”一个中气十足的女声从店内传来,吼得叶修一缩脖子,转向周泽楷时又变得和颜悦色,“有空就来坐,想吃什么管够!”

“咳,咳咳咳……好。”周泽楷也被老板娘这一嗓子搞得一口烧饼呛在喉咙里,咳了半天才缓过劲来。

 

下弦月升起的时候,丧尸又一次毫无征兆地出现在这座城市,就在距离兴欣烧烤不远的街区。惊恐万分的人群在求生欲望的驱赶下,在暗夜中盲目地奔逃。

女子凄厉的呼救声冲击着烧烤铺里人们的耳膜,眼角间还存留着半分睡意的烧烤师傅手指在门把上停留片刻,在烧烤铺老板娘陈果和其他三个伙计——唐柔、包荣兴和乔一帆——的集体注视下,决然拉开了紧闭的店门。

陌生女子头发散乱,满脸血污,衣服早已被撕扯成残破的布片,在一群穿着保安制服的丧尸围攻下毫无还手之力,跪在地上任其撕咬,怀中却死死护着一个婴儿。

错开的门缝中漏出一地橙黄的灯光,映在女人的脸上,照出一个满是泪水的绝望脸庞。惊喜的神情一闪而过,在丧尸无情的撕咬中,遍体鳞伤的女人挣扎起身,用尽全力向光明的方向抛出了她怀中的婴孩,下一刻又被丧尸按翻在地。

不知世事的孩子还以为这是母亲又一次和他做着飞行游戏,挂着口水的小嘴中还发出咯咯的欢快笑声。被抱入那束被女人寄托了全部希望的光。

店门又一次紧锁,女人的世界彻底陷入黑暗。

 

刺目的血痕沿着大街到店门拖曳一路,弥漫在空气中浓重的铁离子味道为更多闻香而来的丧尸指明了新鲜血肉的方向。兴欣烧烤铺轻便合金打造的大门在不知疲倦的撞击下扭曲变形,摇摇欲坠。

四道矫捷的身影顺着二楼窗边的排水管道一滑而下,稳稳落在无人空地上,接住从窗口抛下的武器——铁棍、铁锹、西瓜刀,还有一卷水龙带,迅速调整站位,三人在外,一人居中,组成三角形的阵型,拔腿向街上跑去。

几只被惊动的丧尸转过身来,充血突出的眼球空洞无神,浑身上下的关节咔咔作响,拖着僵硬的身体围猎主动送上门来的猎物。

四人小队没有跑出太远,就在最近的十字路口停了下来。被围在中间的人蹲下身,娴熟无比地铺展开水龙带,连接在消防栓上。拧动阀门,水龙带一节一节充盈起来,抱在怀里沉甸甸的。

唐柔手持一人高的铁棍,打磨得尖锐锋利的棍头从丧尸身上穿胸而过;包荣兴看上去毫无章法地挥舞着铁锹,却总是从诡异的角度拍击在丧尸最脆弱的关节上;乔一帆毫无惧色地举起西瓜刀,精准地斩下丧尸的头颅,从断颈溅起大蓬大蓬暗色的血花。

银色的水龙从三角形正中呼啸而出,冲倒了一个头戴棒球帽的丧尸,他的指尖甚至还沾染着尚未凝固的白白黄黄的鲜活组织。水流同样洗刷掉地面上罪恶的痕迹,血迹与油污混杂在一起,在月色下反射着奇诡的光,奔涌着淌进排水沟里。

 

四人且战且退,沿着地上的血痕,一步步引诱丧尸远离烧烤铺。一路上击倒的丧尸很多,吸引的丧尸更多,跟在身边长长一串,好像开着一列火车,轰隆隆地推进到了周泽楷率领的救援队面前。他们每个人都浑身湿透,水珠不断从衣角滴落。衣服被丧尸的血液晕染上大片大片棕褐色的斑块,紧贴在年轻健康的躯体上,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腥臭。

“老大你看,他们终于来啦!”包荣兴眉飞色舞地喊道。

叶修应了声,顺手把距离最近的丧尸用冲向周泽楷,空闲下来的他悠悠然从兜里摸出打火机,点燃了夹在耳上的香烟,也不知道叶修是如何让它保持干燥的。

“你们三个小鬼都学着点,好好看看专业的都是怎么战斗的!不能让他白吃我们一顿早饭。”叶修干脆放下水枪,指导起手下的三个经验尚浅的哨兵。这话叶修是用精神共鸣说出来的,周泽楷还被特别照顾了一下,自然也听得到,换弹夹的动作都卡了一拍。

“抗干扰的能力还不行啊,年轻人。”叶修带着笑的声音又一次在周泽楷脑中响起。

高速飞行的子弹对穿了一个医生丧尸的颅骨,又正另一个曾经是环卫工的丧尸的眉心,倒下的躯体刚好绊倒了附近的女性丧尸,被乔一帆抓住机会拦腰斩断。周泽楷用他的实际行动对说风凉话的叶修予以回击。

“这还差不多。”叶修懒洋洋地鼓了鼓掌,寥落的巴掌声传进周泽楷耳朵里,有些说不出的味道。

 

装备精良的专业队伍显然比出身小烧烤店的游击队有效率得多。仅仅过了半小时,周泽楷又一次坐在了兴欣烧烤店的门口,和他的队友一起,接受陈果的热情款待,刚好还是和白天一样的座位。

兴欣烧烤的老板娘亲自上阵,支起火炉,手执蒲扇,在烤架上翻烤着各种肉串——丧尸对死去一段时间的血肉不感兴趣,并不会招来麻烦——但是很多人依然避之不及。金黄的鸡腿烤得皮脆肉嫩,外溢的油脂滴在烧红的炭火上,焦香四溢,引得周泽楷的战友们个个食指大动,跃跃欲试。

 

周泽楷却有些心不在焉。

旁边一桌是刚刚换过衣服的叶修和烧烤铺的哨兵们,传来断断续续的精神波动。看到周泽楷探究好奇的神情,唐柔也毫不掩饰:“叶修在轮流给我们精神梳理,既能排除掉战斗积累的负面情绪,也是对处理了太多感官信号的大脑的放松。”

“我看你也挺能打的,要不要也来跟着老大混?老大技术可好了。你来得晚,做我小弟我罩着你。”包荣兴也跟着凑热闹。

看到周泽楷身边的几个哨兵投来不满的目光,乔一帆连忙拉住包荣兴的袖子:“包子你别乱说,他可是黑暗哨兵,不需要向导的。何况他们都是从‘塔’里来的人,有最好的向导素呢。”

“黑暗哨兵不需要向导啊?那他可真倒霉。”包子一脸惋惜地嘟囔,好似周泽楷错过了彩票头奖一样。

“是没有那么需要向导。”叶修一面纠正乔一帆的说法,一面抬起手搭在包子额头上,手腕从衬衫袖口下露出一个美好的形状,刚好落在周泽楷眼中。

周泽楷摇摇头,把一闪而过的念头从脑中晃了出去。

“到底出了什么事?隔壁市陷落得太快了。这里也是,丧尸突然凭空出现在市中心。”在来自塔的哨兵们将要离开时,叶修突然用精神共鸣问道。

周泽楷沉默许久才给出回应:“不确定。”

叶修又点起一支烟,腾腾而起的烟气里模糊了表情:“希望不是我们想的那样。”

接下来的日子并不平静。丧尸出现得愈发频繁,也越来越难以对付。兴欣烧烤的几位在五天里遇到一身战斗服的周泽楷七次,就足以说明问题。更别说由老板娘做主,他们收留了那个来路不明的婴孩,所有人都被折腾得手忙脚乱。

不知道什么原因,也许是小家伙不习惯突然改变的生活环境,又或许是他终于意识到了与母亲的永别,这一天从早晨就一口奶不肯喝,只是哭闹不休,傍晚更是突然发起了高烧。叶修只好拿着钞票和车钥匙,和陈果出门寻找还在营业的诊所。在城里兜兜转转反复碰壁两个小时之后,叶修总算找到一位好心的老大夫。孩子在凌晨三点终于退了烧,不放心烧烤铺众人安危的两个大人抱着孩子踏上归途。

在距离烧烤铺还有两个路口时,叶修一脚踩下刹车,车上的人身体在惯性作用下猛地向前一倒。

“店里又遇到丧尸了?小唐还应付得来吧?”坐在副驾驶的陈果边哄孩子边问。她只是个资质非常平凡的哨兵,烧烤铺还不在她的五感强化范围以内。

叶修缓缓摇头:“我猜不是,但是小唐包子他们状态不对,可能是晕过去了。”

陈果脸色霎时间苍白起来:“怎么回事?要不要再靠近一点我来……”

她自己停住了。能制服唐柔、乔一帆和包子三个的必然是非常厉害的角色,她随随便便送上去只有被炮灰的份。

“周泽楷在店里。”叶修补充道。

“他来干嘛?醒着的?”

“应该是。既然都找上门了,躲着也不是办法,走吧!”松开刹车,油门一踩到底,小货车立即窜了出去。

 

如果不是周泽楷端着一支瓦尔特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直对叶修的面门,陈果一定会觉得有这么一位军装帅哥坐镇,为自己简陋的店面增色不少。

“交出孩子。”周泽楷冷冰冰地说,暴戾凶狠的气息从眼底一闪而过。

叶修挺身挡在陈果身前,看着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的三人,语气一样的拒人千里之外:“理由呢?我怎么不知道塔办事什么时候这么不讲理了。”

周泽楷短暂地顿了一瞬,好像有些迷茫于叶修的质问,又重复起先前的命令:“交出来。”

“不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老板娘是不会同意的,我不想因为失职被扫地出门。”叶修上前一步,微微扬起下巴,逼视着周泽楷的眼睛。

周泽楷抛出一个答案:“解除丧尸的方法。”

“别唬我,老板娘也是不会信的。证据呢?”叶修决心打破砂锅问到底。

不耐之色渐渐浮现在周泽楷脸上,犹豫着要不要开枪解决掉这个喋喋不休的麻烦。

先动的是叶修。他健步上前,一把三寸长的匕首从腰间抽出,挥手向周泽楷刺去。锋锐的刀刃还带着他的体温,压在周泽楷的颈动脉上却发着渗人的寒光。

周泽楷的动作只慢了半步,但是哨兵优秀的身体素质令他不落下风,在匕首触到皮肤的同时把枪口死死抵在了叶修眉心。尽在咫尺的两个人将对方致命要害紧握手中,僵持不下。

“你确定要和我比谁下手更快?你信不信,我随时能控制老板娘掐死这个孩子。”匕首微微下压,刺破了肌肤,周泽楷白皙的颈项上渗出一串细碎的血珠。

“你舍不得。”周泽楷不甘示弱,在扳机上又加了半分力气。

“呵呵。”叶修冷笑一声,未置可否。

也许是感受到了凝重的气氛,一直很安静的婴儿突然大声嚎哭起来,刺激着在场每一个人的耳膜。两道眉挤到一起,周泽楷焦躁的情绪瞬间达到顶峰,甚至突破了突破精神屏障。

叶修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侧头绕开周泽楷的枪口,用尽全力把周泽楷压向背后的柜台,坚实的肌肉和骨骼与空洞的木板相碰,发出一声巨响。

但是,叶修还是低估了黑暗哨兵的身体素质。格斗技巧丰富的周泽楷迅速找回了身体平衡,反身把叶修重重掀翻在地,震动的地板在空气中激起层层浮土。

两人在地面上扭打起来。周泽楷有着黑暗哨兵顶尖的反射和运动神经,叶修拥有无与伦比的精神力作为预判,竟是一时间难分胜负。子弹在叶修左臂和右肩留下两道擦伤,鲜血染红了特意换上的洁白衬衣;匕首割破了周泽楷的齐整制服,在背后划下绽开的伤口。

最后的最后,他们又回到了最初的境地,把最脆弱的一面暴露了在对方面前:周泽楷的脸颊贴着叶修耳廓,手枪正对他的心口;叶修的手臂绕过周泽楷脖颈,匕首随时可以刺下。

陈果把孩子抱向怀中,让他不要看到血腥的场面;自己垂下眼睑,不去想可能发生的惨况。

 

咚——

匕首坠地的声音。

砰砰砰——

子弹连续发射的鸣响。

陈果绝望地睁开朦胧泪眼,却发现她所担心的人和她眼中的敌人双双完好地站在她面前,以一种近乎拥抱的姿势。

叶修左手紧扣着周泽楷的后脑,把他揽在怀中,面颊相贴;周泽楷的下巴抵在叶修的左肩窝,脸上拿着枪的左手从叶修胁下穿出,枪口正对着她身后的方向。

陈果迟钝地转过身,向店外望去。她惊讶地发现店门口倒着一个陌生人,被子弹在四肢上开出了多个血洞,已经痛昏了过去。

“合作愉快。”陈果听到叶修这样说。

 

兴欣烧烤铺里,惊魂初定的老板娘一面心疼不已地给两位伤员包扎伤口,一面逼问叶修事情的真相,责怪他白让自己担心一场。至于唐柔包子几个,刚刚就醒了过来,并无大碍的他们正忙着清洗店里店外的血迹。

“老板娘我发誓,我真的一开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哎呦,你轻点……”陈果起伏不定的心情也传递到了手上,痛得叶修龇牙咧嘴,连抽冷气,“看到小周那一副杀神的样子我也吓一跳啊。”

周泽楷很不好意思地连连道歉,就是语言贫乏了点:“对不起,对不起。”

“呃……我没有怪你的意思。”看到两位当事人认罪态度良好,陈果语气软化不少,“叶修你继续说。”

“一看不对劲,我就故意多和他扯了两句,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果然,发现附近埋伏着一名向导在进行精神暗示。虽然他做得不太成功,小周会一直听从他的指挥基本上只是因为想顺藤摸瓜看看他的目的,但是我想单独建立链接和小周沟通也是很难。”

“那你就跟着演下去了?”

“差不多,顺便干扰了一下那个家伙的判断,营造了一个假象让他认为小周已经干掉了我。好歹是个向导,他也没那么好骗,不真刀真枪打一场是不会上当的。后面发生的事你都看到了。”

“连我也骗,小心我扣你工资。”陈果挥挥拳头,抱怨着。

这种程度的威胁自然不会被叶修放在心上:“连你都骗不过哥这个向导还怎么混。再说你知道了一定会穿帮。”

周泽楷跟着诚恳地点头:“不是故意。”

被两人联手鄙视的陈果放弃了这个话题,压低声音问:“那这个孩子的事是真的?”

“你猜?”叶修反问。

“不知道。”陈果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还是周泽楷出来打了圆场:“应该是。”不管遗失的孩子背后的势力是什么,他终究成了人们走出丧尸末日的希望。

周泽楷看着晨光穿透清晨的雾霭,照进兴欣烧烤的店堂,给所有的碗筷家什镀上一层暖融融的金色,禁不住把嘴角弯出一道弧线。就在这个不起眼的小店,他遇到了一个有趣而强大的向导,还有一个背景神秘的婴孩,或许告别黑暗的日子就在不远的前方。

 

END


大家中秋快乐!

这个就算贺文了吧?虽然没叶周还没成cp,只是最初的相遇……心疼一下没有假期的时差党……

评论(10)
热度(77)
©五月在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