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在冬眠

叶修中毒,有益身心,不要治疗。
叶修大大我爱你!
My叶神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偶尔写写叶周,日常推荐各种叶攻❤️

【叶周】烟囱与驯鹿

没什么剧情的小短文,大家圣诞快乐!



       ——叮咚,叮咚,是谁拉着雪橇跨越半个大陆?

       ——呼噜,呼噜,是谁吐着烟圈迎接一年一度的祝福?

 

       圣诞老人还在拿着羊皮纸卷轴最后一次核对着密密麻麻的地址,一架架雪橇上已经载满了形状各异包装精美的礼物。当午夜一到,那些矫健温顺的四足生物就要从这里出发,把礼物送到每一个听话的孩子的家中。

       难得见面的驯鹿们凑在一起聊着天。

      “你就是周泽楷吧?”陌生的同类凑过来,热情地打着招呼,“我是黄少天,来自冰原的最南边,和你一样,负责送礼物的任务已经好几年啦。”

       周泽楷点了点头,没说话,把脚下的草料向黄少天那边推了推。

       自称黄少天的驯鹿十分健谈,一头鹿毫无压力地进行着这场对话:“我早就吃饱了,倒是你目的地最远多吃点比较好。他们都说你是最好看的驯鹿,我看我也不差啊。再说了皮毛和鹿角美不美又不是最重要的,跑得快送得礼物多才厉害,不信我们有时间比一比。你说你这么受欢迎,怎么偏偏打发你去那么偏僻的地方,真是不知道那个白胡子的老头子怎么想的!”

       “自愿的。”周泽楷轻声说道,扬起头看向繁星闪烁的夜空。

       “那你还真是特别,”黄少天晃了晃巨大的鹿角,突然想起了什么,“你是在找他吗?那倒是不奇怪了,虽然他总是给小鬼头们要这要那,但是他真的是个很好的烟囱。”

       头顶秃秃的圣诞老人戴上了他的帽子,故意重重咳嗽了一声。

        “马上要出发了,我先走了,有时间再来比谁更快!再见!”黄少天跑向了他的雪橇。

 

       和黄少天一样,周泽楷也一头有着红色鼻尖的驯鹿,具有在圣诞夜凌空飞行的能力,在成年后就加入了运送圣诞礼物的队伍。周泽楷有着美丽的珊瑚状鹿角和温润的黑色眼睛,脖颈下的鬃毛雪白又密实。圣诞老人因此很是偏爱他,于是周泽楷加入驯鹿编队的第一年就被派到了最繁华的城镇。

       周泽楷驾着雪橇洒落叮咚叮咚的铃声,在一户又一户上方短暂停留,等着小精灵把礼物卸下,通过烟囱投递到长筒袜中,再赶往下一个目标。

       周泽楷的最后一站是城镇里最富丽堂皇的建筑,远远地就可以看到挂在屋顶的串串彩灯。就在他落下的瞬间,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小驯鹿你来晚了啊。”

       前天夜里刚下过雪,周泽楷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蹄下一滑差点从屋顶跌下去。

       “谁?”

       “吓到你了真是抱歉,我叫叶修,是根烟囱。”那声音听上去没有半点不好意思,还从烟囱口喷出一股烟来,带着松木的味道。

       “周泽楷。”还有会说话的烟囱?周泽楷很快接受了这个设定。

       “你是新来的?比以前的驯鹿晚了大半个钟头,我都快等睡着了。看哥这么辛苦,总得多给几份礼物吧。”说着,烟囱还扭动了一下。

       周泽楷回过头去,原本满当当的雪橇已经被搬空了,只剩最后三个盒子——本来就是留给这栋房子的三个小主人的。于是他摇摇头。

      “真小气。”叶修不满地抱怨着,吐出一股黑烟,堆在头顶好像一团乌云,“那明年你记得早点来啊,别耽误我睡觉。”

      “好。”周泽楷笑了,黑亮亮的眸子里映出叶修烟雾缭绕的形象。

 

       第二个圣诞节的冬天很不好过,大雪陆陆续续飘了一个月,驯鹿们觅食变得困难起来。

       “小周瘦了很多啊,皮毛也没有去年光滑了。”烟囱夸张地伸长了身体,笔直的身体凹出一条弧线,“拉雪橇这么辛苦吗?”

       驯鹿连忙摇头,给小朋友送礼物是他最喜欢的事情,尤其是遇到叶修之后,就变得更加有趣起来。

       “童话书,棒球手套,还有玛丽婶婶烤的巧克力蛋糕。千万别拿错了。”烟囱叮嘱着小精灵。

         驯鹿看着忙来忙去的小精灵开心地笑。

       “有个东西要送给你,就在我身边,自己拿。”烟囱费力地朝左边弯下腰,算是指引方向。

       周泽楷在微微隆起的雪堆下发现了一只五角星形状的彩灯,送完礼物从烟囱里爬上来的小精灵帮忙把彩灯藏在了他白绒绒的毛里。

       叶修看着小精灵在鬃毛上留下的的烟灰手印觉得有点可惜:“哎,还是弄脏了。”

       周泽楷倒是挺满意,他还是第一次收到圣诞礼物呢,虽说只是一个小小的灯泡,不过也是烟囱先生能够找到的最好的东西吧。

 

       星星彩灯一直在周泽楷的脖子上系着,没有通电自然不能发光,周泽楷却觉得它和天上圆了又缺的月亮一样明亮,保佑着他找到了充足的食物等到又一个十二月。

       周泽楷直接飞向了那豪华的大房子,虽然没有往常那样显眼的装饰,他还是一下子就找到了叶修。

      “这次来的很早啊,小周。”烟囱喷出一个淡淡的烟圈,“快把礼物拿出来,洋娃娃和玩具枪。”

       等到小精灵从雪橇上搬下两个包裹跳了下去,周泽楷拖着雪橇走到烟囱旁,却被叶修拦住了。

      “小周你别过来,好久没人给我打扫身上都是灰,蹭脏了你就不好看了。”叶修向后缩了缩,确实显得灰扑扑的。

       周泽楷听了有点难过,虽然他只是一头驯鹿,但是他也是一头很聪明的驯鹿,关于人类的事他觉得他还是很明白的。之前的两年,他每次都要送来三个礼物。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于是周泽楷低下身,卧在房顶上,算是离叶修近了一点。

       “你也不嫌屋顶冷。”烟囱吐出暖洋洋的气,裹在驯鹿身上,“休息一下,加油把礼物送完,大家都在等你呢。”

 

       转眼间已经是第四个圣诞节。

       从极地吹来的寒流席卷而过,被冰霜覆盖城镇的显得格外冷清。一动不动的烟囱冷冰冰的,和呼啸的北风一个温度。

       “叶修。”周泽楷第一次喊出了烟囱的名字,却再也没有了回应。

       周泽楷想起那些经验丰富的老驯鹿曾经讲过的故事,孩子幸福的笑声是让烟囱活起来的魔法。

       烟囱先生再也不能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给孩子们挑选礼物了。驯鹿在落满雪花的烟囱上蹭了蹭,白色的冰晶挂在他的鬃毛上,又一点点化成了水珠。

       “屋子里好重的酒味啊,真难闻。”

       “好像他们要搬走了呢。”

        从房子里飞出来的小精灵在窃窃私语。

       “我们赶快去下一个地方吧。”小精灵催促道。

       “再见。”周泽楷倒退着离开,在屋顶上留下一串蹄印,告别了比他还沉默的烟囱先生。

 

       圣诞钟声准时响起。

       驯鹿们腾空而去。

       圣诞老人看着周泽楷和雪橇飞速远离的背影,一脸欣慰摸着胡子感叹,为什么长得那么好看的驯鹿,偏偏主动选择了距离最远的线路。

       清脆的铜铃声在小村上空回荡。

       一缕轻烟徐徐升起,画出一根歪歪扭扭的箭头。

       “好难找。”长途跋涉的驯鹿落在窄小的屋顶上,有些战战兢兢,生怕一不小心踩出个洞来。

       “你竟然没迟到,不能再多要一份礼物真可惜。”叶修好像非常遗憾的样子。

       “有的。”驯鹿这样说。

         叶修感觉有什么东西落在了他头顶。

         青翠的长圆形叶子,白色的球状浆果。

         一小枝槲寄生。

       “圣诞快乐。”烟囱伸了个懒腰,吐出一个云朵般洁白的心形烟圈,挂在驯鹿越发硕大的鹿角上,就像最为美丽的花环。



评论(12)
热度(122)
©五月在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