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在冬眠

叶修中毒,有益身心,不要治疗。
叶修大大我爱你!
My叶神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偶尔写写叶周,日常推荐各种叶攻❤️

【叶周】邻有大神

#半夜掉节操,苏苏更健康#

本来想当春节贺的,结果正月十五都过完了,大哭。


 

 

1. 我的邻居是大神

我走向地下车库的车位时,刚好遇到了从另一台电梯里出来的邻居叶先生。叶先生身着褐色连帽羽绒外套,配上驼色的长裤和崭新的皮鞋,和我印象中叶先生非常随意的穿衣风格相比,显然是用心搭配过的。过年了嘛,总要有点新年新气象,谁也不能免俗。

我和叶先生只是邻居,交情算不上朋友,但在同一层楼一起住了差不多七年时间,邻里之间总会打些交道,从没发生过矛盾,遇到彼此自然是会笑脸相迎的。

“过年好,过年好。”我说。

“新年快乐。”叶先生同样说着拜年的话。

我出门时看过挂钟,时间已经将近十点半,考虑到本市的交通情况,没时间让我浪费。我做起了和叶先生一样的事情——把大包小包的年货装车。我蹲下身搬起一箱砂糖橘,余光刚好瞧见叶先生裤脚下一抹鲜艳的红色。

哦,叶先生可以称得上是位知名人士,他名叫叶修,曾用名叶秋,是一位退役的电子竞技运动员,说白了,就是个职业打游戏的。叶修玩的游戏叫荣耀,他是这个项目的传奇人物,我老婆十几年前就是他的忠实粉丝。拜老婆大人所赐,我对叶修的辉煌历史也是相当了解,追她时我没在这方面少费工夫。今年是荣耀联赛的第十八赛季,叶修也是快三十六岁的人了,马上就到本命年。看不出来,年年只在门口贴个福字的荣耀大神偶尔也会尊重中华民族的传统民俗。

我正漫无边际地边干边想,叶修已经完成了他的任务,嘭的一声合上后备箱,坐到驾驶座上点燃了发动机,淡色的烟从排气管中冒出来。

要带的东西不少,我在电梯间和车位之间往返几次才算忙完,额头上微微见汗,就等老婆带囡囡下楼就能出发了。每次都是这样,给孩子换好衣服老婆还要给自己化妆打扮,慢慢悠悠一点不着急。就连我自己也没被老婆放过,从头到脚的穿戴全是她配的,尽管我是看不出现在围着的深蓝色的围巾比那条丢在家里的格子围巾好看在哪里。我出门前这样和老婆说,你再怎么努力折腾我,我也帅不过隔壁的那位,只要冻不着,差不多就行了。结果成功收获老婆的白眼一枚,因为我说的好有道理她完全无法反驳。

“隔壁的那位”说的不是旁边SUV里正在翻看什么杂志的叶修,而是他的同居人,我家的另一位邻居,周泽楷。哪怕算上娱乐圈那些大大小小的明星,周泽楷在我眼里也是能排在前三的帅哥,以前也是个玩荣耀的顶尖大神。

周先生是三年前的夏天搬来的,我发现这一点时比发现叶修竟然是我家邻居时还要震惊。我早就被老婆拐进了荣耀圈,对于大神级的职业选手能有多少收入当然有所了解。就算叶修被报道过曾经寄身网吧睡储物间,积蓄不一定丰厚,那周泽楷可是创下了当时年薪记录的选手,比其他人还多了不少广告代言,一年就能挣下上千万身家。这样的人物在哪个大城市买房都毫无压力,却偏偏和以前的竞争对手共享一间绝对算不上豪华的普通民宅,说他们没有特殊关系一清二白您哄虚空双鬼呢吧。

用手机刷了会儿新闻,老婆还没下来,我决定下车抽根烟。我注意到叶修的车还停在旁边,人倒是和我一样下来了,手里拿着打火机。顺带一提,我和叶修碰面最多的地方不是楼道或是电梯,而是在各自的阳台,隔着两重玻璃遥遥相望,一点火光在我们的指缝间闪烁。

一支烟还没燃过三分之一,叶先生的手机兀然响起,铃声很是耳熟,我却又一时想不起。叶修侧身从两辆车之间的空隙穿过去,走到车库的出口,我隐隐约约听到他有些无奈地应付母亲的唠叨。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从上方传来,把叶修的声音彻底盖住,只留下他的背影还在我的视线中,让我一瞬间觉得他有点孤独。

身边住着崇拜多年的偶像,老婆对叶修难免略微多注意了点。我发誓,我并没有吃醋。按照她的观察,在周泽楷搬来之前,逢年过节的时候隔壁基本是没人的。而最近几年,多半是两人一起留在了他们的小家,偶尔也有周先生拖着行李箱离开又返回的时候。

我觉得作为性取向上的少数群体,他们确实挺不容易的。哪怕他们都是事业有成,想获得家人的认可也困难重重。

不过,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我的邻居叶先生和周先生还是很幸福的一对儿。

 

2.大胆假设与小心求证

发现叶先生和周先生的关系时,不惊讶是不可能的。

在那之前,我们和叶先生做了三年多邻居,一直以为他是个单身汉。每次我看着对着叶修签名海报傻笑的老婆,就能立刻化身蓝雨的郑轩,感觉自己压力山大。

开玩笑,开玩笑。

至于周先生,一个人就能占走联盟花边八卦的三分之一,轮回公关部针对绯闻的模板回答“周泽楷和某小姐只是临时搭档,他的精力都集中在比赛训练上,暂时还没有女朋友”我倒着也能背出来。

从周先生宣布退役不到一星期就搬进了叶先生的房子来看,那位新闻发言人说的可不全是实话。

周先生的到来是老婆发现的。她刚好看到叶修和周泽楷拖着行李箱进了隔壁的门,虽然带着鸭舌帽和墨镜,但她发誓她没认错人,还发表了一通对周泽楷退役后来B市发展的猜测,什么读书,进联盟,开公司,转行去娱乐圈……

我倒是想起另一件事。

在一个多月前,叶先生重新装修了房子。隔壁的工程进行的快速又安静,如果不是出现在走廊上的杂物,比如空空的漆桶和家具包装,我还真不一定注意得到。在我印象里,叶先生添置了一张双人大床,还有电脑桌……

在吃饭时,我小心翼翼地向老婆抛出了我的看法。

老婆沉默片刻,说了句“看他会不会搬走呗”,拿起筷子继续夹菜。

日子一天一天过,这个问题自然有了确定的答案。周先生这一住就是三年半,看来也会继续住下去。

我慢慢也从回忆的角落里找出一些被我遗忘的细节。也许只是因为我心中有了倾向性的假设,才将它们当做他们感情早就存在的证据,不过现在他们的关系已经是铁打的事实,我私下想一想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比如七年半之前那个突然停电的夜晚,也是我发现我的邻居姓叶名修专打荣耀的那个夜晚。

快到晚上十点,我正在客厅检查刚刚运来的茶几,小区突然陷入了黑暗之中。手机没电,没有蜡烛,连打火机都被忘在了十一层楼下的车里,什么照明方式都没有的我决定去邻居家试试运气。

我承认,在借着新邻居手机闪光灯发出的光看清他的脸,又勉强从玄关的衣架上辨认出国家队队服的时候,我大脑就已经当机了。

叶先生还真的找到两根蜡烛,为了表达感谢,我从口袋里掏出了烟。叶先生愉快地接受了,当着我的面点上。

突然震动的手机把我和叶先生都吓了一跳。

黑漆漆的房间里,放在玄关鞋柜上手机的荧光格外分明。我确信我看到了新任联盟第一人那张360度无死角的脸,难得一见的笑得张扬灿烂。在屏幕上方显示来电人姓名的位置,出现的不是周泽楷的全名,当然更不是一枪穿云的角色名,而只是“小周”两个字。

出门后,我听到叶先生有些含糊懒散的声音。

“停电了呗。PK掉线时我剩的血多,当然算我赢。”

“好好好,不算胜负,明天来电了再重打一次,满意了?”

再来举个例子。

有一年义斩战队负责那个赛季的全明星周末,我很幸运地遇到来叶先生家参观的一群职业选手。

“我邻居,小X。”叶修摸索着钥匙,介绍被豪华阵容震惊呆立在原地的我。

正是B市一年中最冷的时光,叶修带着毛线手套,手指不太灵活,一副耳机被钥匙带出来,虚虚地挂在口袋边缘。十几个人乱糟糟地挤在的楼梯间,又各自说着话,似乎没人注意到。

叶修打开门,靠近门口的几个人率先进了屋。

 “老叶,你这家的摆设也太简单了!四面白墙!兴欣老板娘是不是欠你工资了?夏休期来我大蓝雨干两个月,保证你把装修钱挣出来。我听到了黄少天的点评,带着明显的粤地口音。

“来微草,双倍蓝雨的工资。”应该是微草的王队长。

“我这就去打电话给老板娘,让她寄个空白支票来。”一群大神热热闹闹起着哄,就连兴欣的人也参与其中。

“哥拿过的冠军奖状奖牌能摆满墙,这不是怕你们看了之后无地自容不敢进来。”叶修说得理直气壮。

楼梯间的人口密度瞬间低下来,除了我和我的邻居,只剩下一个站在门后的人,并不难认。

那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聚光灯外的荣耀第一脸,和我同龄的男青年裹着厚厚的冬衣,少了几分那些高级时装宣传照上的犀利,安安静静的,修长的手指整理着绕成一团的耳机。

“屋里暖和,先进去。”叶修拔下钥匙,催促客人移动脚步。

他长裤上的口袋被周泽楷拉开一条缝,理顺缠好的耳机又被送回了原来的位置。

在那时,我只把这种旁若无人的熟悉当做并肩作战过的选手间都能有的默契。只怪当时的思想真是太纯洁,我又缺乏福尔摩斯那样的洞察力。

以至于现在电视上每次播放那几年他们同在荣耀国家队时的录像,比如领奖台上同披国旗相视一笑深情拥抱,还有面对记者刁难一个负责男神降世秒杀菲林一个负责一本正经胡说八道,不不不,老婆说了,那叫运用语言的智慧见招拆招,我总要想些有的没的。

 

3.最重要的小事

在尼古丁的熏陶中胡思乱想了一通,老婆闺女都没下来,叶先生也还在打电话,无所事事的我把目光落在了叶先生的车里。

翻看到一半的杂志倒扣在仪表盘上,封面依稀是呼啸战队去年出道的流氓妹子,车内反光镜下挂着一枚荣耀官方LOGO的挂饰,拖着长长的金色金色流苏。除此之外,找不到更多可以把车主和荣耀联系在一起的痕迹。而散落的超市促销传单,还有副驾驶座上的口香糖和矿泉水瓶,更让这辆车更多了生活气息,就像它的两位主人一样。

其实接受这种设定也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尤其是在面对周先生的时候。

他是电竞明星中的明显,在电视上看到他的镜头都是怎么帅怎么拍,尤其是那些宣传照,灯光服装化妆修片一个不能少,保证达到360度无死角的效果。这种完美无缺的形象中经过十年的强化实在是根深蒂固,直接后果就是我某天早上遇到T-shirt加牛仔裤的周先生,只看背影差点认没认出来,这搭配太亲民了。

再仔细看看,这上衣还有点眼熟,再加上他手里拎着的豆浆和油条,和叶先生的重合度相当高。

在最开始的时候,我看到叶先生或是周先生从工作的地方回家,手里拎着从市场买回的蔬菜水果,胳膊下夹着从小区保安室取回的快递,多多少少还有一点偶像走下神坛的违和感,不过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在隔壁飘出的饭菜香中,我很快接受了这种变化。

曾经万人呼唤的大神,也是这喧喧闹闹的市井中的一员,乐在其中地过着他们平平凡凡的小日子。

就像现在,我看到叶先生双手插兜走向他的车,已经习惯得不能再习惯了。

“等家里人一块过年?”叶先生问。

“对,去孩子奶奶家。”我答道。如果是同事,我可能还会再问问对方假期的打算,但是想到叶先生的特殊性,我便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看网上的预告,今年《荣耀》要上春晚啊。”

“你说那个光影秀?就那样吧。不光是《荣耀》的几个职业,还有别的虚拟角色,看的就是个舞台效果,用的技术比平时比赛转播的先进。”

“那肯定很精彩,晚上就等着这个节目了。”

叶先生反而兴致缺缺的样子:“导演为了好看专挑特效炫的技能上,没太大意思,要是按那个打法下副本准得团灭。”

 “叶神有内部消息?”我追问。

 “是啊,”我的邻居笑起来,“我,小周,还有几个微草的老家伙一块设计的动作,为了那三分钟都不知道改了多少遍。”

“被您这么一说,我倒是想看现场操作了。”我也笑,还不知不觉用上了尊称。我这样的普通玩家在叶先生和周先生面前提到荣耀,难免感到压力。

“可别这么想,让我们照着剧本打比再拿个世界冠军还难,下意识的操作改不了。再说了,好不容易过年能回家吃顿年夜饭,还是给电视台省两份盒饭吧。”说完,叶先生冲我背后挥了挥手,拉开副驾驶一侧的车门,“该准备走了。”

我顺着他目光的方向回头,等待的人已经来到我身边。

从头到脚打扮一新的老婆牵着女儿的手,在她们几步开外是拎着一只狗笼的周先生,米黄色的狗笼里关着一只看不出品种的狗,我的邻居们叫它二点。

“不肯进来。”周先生无奈地举起笼子说道,小狗配合地用响亮的叫声抗议。

“你能搞定它就行,快上车,我弟刚才打电话来催了,说中午去晚了就没我们俩的烤鸭。”叶先生敲敲笼子,故作凶恶,“别叫了,我们没饭你也别想吃。”

二点安静了三秒,然后叫得更欢。

周先生笑弯了眼,叶先生跟着笑,眼角挤出细细的纹路。

又是一场邻里之间客气的寒暄后,我们一家三口终于齐聚坐在了汽车的轿厢内,囡囡在后排对着她妈叽叽喳喳念叨半年没见的表姐。

我向窗外看去,左边的车位在半分钟前就空了。

我把右手放在了轿车档把上。

过年,回家。


END


原本还有点邻居先生因为一些事有机会围观两人同居不经意秀恩爱的情节,拖啊拖就懒得写了,就这样吧

评论(25)
热度(301)
©五月在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