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在冬眠

叶修中毒,有益身心,不要治疗。
叶修大大我爱你!
My叶神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偶尔写写叶周,日常推荐各种叶攻❤️

【叶周】封印的记忆 3(上) (HP AU)

没有手感,反正冰冰说两千一更也可以,就先发啦!

别说我懒呀,你看我还摸了个快两千字的小鱼~


在林间小屋的第二个清晨,周泽楷是被烧水壶的鸣笛吵醒的。

阳光穿过厚重窗帘的缝隙,在毛毯上投下狭长的光斑,墙壁上挂钟的时针已经挪到了罗马数字九的位置,周泽楷发现自己睡过头了。

昨晚他睡得不好。怀有魔法石制作秘方的风险,任何一个有常识的巫师都想得到,为什么叶修会这样轻易就把家族秘辛说给他听?叶修一沾枕头就睡着了,此时正轻微打着鼾,自然没有办法解答周泽楷的疑问。寒风吹过林间时剧烈摇晃着树梢,呜呜的声响让周泽楷想起小德斯特抽抽噎噎的低泣,白天看到的场景在眼前不断闪回,怎么也赶不走。

睡眠不足让周泽楷有些昏昏沉沉,他套上袍子向窗边走去,打算让阳光与冷风唤醒还有一半在休眠的大脑。周泽楷不自觉地打了个哈欠,片刻的分神让他没有注意到脚边还有一口旧坩埚,径直踢了上去,失去平衡的身体不由自主向前扑倒,撞向一口比他还高的储物柜。

巨响,火光,浓烟,可怜的卧室好像正在进行一场战争。

污泥和沼泽覆盖了地板,毒触手爬满了墙壁,天花板更是开出了一个硕大的洞,几条烟火构成的火龙正在屋顶盘旋。

周泽楷跌坐在地,连连咳嗽呛出了眼泪。现在他知道这个被他撞开的木柜里存放的是什么了——来自魔法把戏工坊的招牌产品。

“对不起。”周泽楷站在遍地狼藉中,满脸懊恼地对匆匆跑上来查看情况的叶修表达歉意,“我的错。”

叶修小心地避开地面的泥泞走到房间中央,走到满身泥浆狼狈不堪的周泽楷身前,问道:“没受伤吧?”

周泽楷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叶修叹了口气,无奈地从周泽楷头发上摘下一缕黏着的蜘蛛网:“旅馆老板可真不好当,我现在找你收押金是不是太晚了?”

听到叶修明显努力克制着不要笑出来的声音,周泽楷窘迫极了。

糟糕的心情倒不至于影响周泽楷的魔法水平,他很快把事故现场恢复了原样,甚至还比原来整洁不少,只剩下被烟火轰成碎片的屋顶需要重新铺设。省去了打开窗户的步骤,冬日苍白的阳光和夹杂着潮意的风直接灌进屋子,周泽楷怀抱一摞木板,望着空气中飞扬的尘土发愣。

几分钟前,周泽楷下楼问叶修有没有适合修补房顶的材料。

叶修在做早饭,把培根煎得滋滋作响:“应该有,你去储藏室找找看,弄完正好吃饭。”

施加过空间扩大术的储物间各种东西堆成小山,有损坏古旧的魔法仪器也有麻瓜的发明。周泽楷在房间一角找到不少建筑材料,钉子、螺栓、板材和涂料应有尽有。周泽楷随手提起一桶魔法油漆晃了晃,才发现里面的颜料已经半干,再看仔细看看,都是三四年前生产的,倒也难怪不能用了。

储物间的码放实在是凌乱,各种东西混作一团,周泽楷想要的木板就卡在一堆杂物里。周泽楷夹住木材暴露在外的那端奋力向外拉,有东西咕噜噜从杂物堆的顶端滚落下来,砸在他脚下。那物品仔细看竟然分外眼熟:一根木腿,看上去和黑巫师尼古拉斯的完全一样。

周泽楷默默地把木腿放回原处,带着木板上了楼。

叶修身上不对劲的地方太多。对着魔法部派来的傲罗,他的反应实在过于特别,而且完全没有掩饰的打算。蛇怪蛋壳酒杯上隐藏的往事,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一柄大头锤正自发地把钉子敲进木板,叮叮当当的噪音让周泽楷更加地毫无头绪。

“想不明白的事情就先放一边,也许只是还没到发现答案的时候,”叶修的声音完全没有预兆地从周泽楷背后传来,“不过我确定吃饭的时间到了。”

 

天旋地转之后,叶修和周泽楷落在一片林地,茂密的林木遮天蔽日,前方不到半英尺的地方站着一位男巫,正从地上爬起来,用魔杖清理长袍上沾着的泥土,估计是在幻影移形落地时不小心摔了一跤。

和昨天的那份记忆中表现出的形象相比,卡农·德斯特在成年后形象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身体壮实了很多,身高几乎是过去的两倍,再加上他易容马格斯的天赋,很难找到过去那个金发男孩的影子。

卡农走得很快,也没有停下来辨认方向,应该是对这段路非常熟悉。如果这不是一段记忆,周泽楷和叶修想跟上他肯定不会这样轻松。

没过太久,湖边的二层小楼就出现在所有人视野中。如果说它现在的样子可以用风烛残年来形容,那么这时候这座房子大概还算得上风韵犹存,至少不像它在叶修手里这样鬼气森森。

“如果是你,会经常回到发生这样不幸的地方来看看吗?”跟着卡农穿过杂草丛生的院子,叶修突然问。

一群地精大摇大摆地从周泽楷面前走过,他注意到草丛有经常被人踩踏的痕迹。

等到卡农走进他从父母手中继承下的房子,径直走向二楼的书房时,周泽楷才给出了回答:“不会吧。”

书房里的景象看着有些怪异:书架上都是空空如也,书桌的抽屉和柜子也都是敞开的,里面同样什么也没有,倒是在高背扶手椅两侧分别摞着小腿高的几堆书,地上也放着一些装饰品,包括烛台、笔筒、相框,还有那只高脚酒杯。

卡农坐在椅子上,从左手边拿起一本精装硬皮书翻看起来。周泽楷注意这本书详细介绍了一些罕见的毒药,展示药效的插图令人毛骨悚然。不知道卡农是不是也这样觉得,他很快把书丢到了右边,又从左边抓起一本,发现书名是《魁地奇战术图解》,直接放弃了。

“到底在哪?”又匆匆浏览了几本,卡农倒在椅背上,烦躁地吐出一口气,“配方飞来!”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墙壁上一副肖像画后传出轻微的碰撞声。


评论(3)
热度(33)
©五月在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