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在冬眠

叶修中毒,有益身心,不要治疗。
叶修大大我爱你!
My叶神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偶尔写写叶周,日常推荐各种叶攻❤️

【叶周】偷得浮生半日闲

*其实是小周独角戏


*极微量R18暗示




当墙上的液晶电视突然黑了屏,中央空调不再呼呼吹着冷风,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时,周泽楷刚刚和他的队友在食堂吃过早饭。


停电了。


一群年轻人面面相觑。


经理打了几个电话,被告知由于附近施工不慎损坏了供电设施,预计下午可以完成抢修,便干脆地给全队放了半天假。


反正这是联赛的夏休期,偶尔多一点放松也不是坏事。


 


“吕哥,叫上大家一块打三国杀不?”前方是杜明响亮的声音。


“不玩,没有空调电扇,这么多人挤一间房热死了。”没等吕泊远回答,孙翔先提出了反对。


“你们玩,我出去办点事。”走在后面的方明华说,举着手机侧着头笑得温柔,就差把“和老婆约会”明晃晃写在脸上。


“算了算了,我回屋再睡一觉。”杜明打了个哈欠,手插在口袋转进自己的宿舍。


“昨晚又想唐柔妹子睡不着了吧?”吴启跟着打趣,被甩了一鼻子灰。


 


该做些什么呢?周泽楷关上门想。


断掉的电缆带走了平时常常用来打发时间的休闲娱乐,不能打荣耀,不能去健身房,也不能看视频,手机也只剩下百分之三的电量,他习惯把电用光再充的。


房间在周末彻底打扫过,现在还很整洁,昨天又洗掉了积存的衣服,好像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可做。


周泽楷抬头看着窗外。


天阴沉沉地压下来,空气中充满水汽,不知什么就会落雨,闹人的蝉鸣愈发嘶哑。


 


笃笃笃,有节奏的敲门声。


门外站着的是头戴鸭舌帽的江波涛和吴启,还有轮回的司机小张。


“出去看个电影?最近上映的那个科幻片评价挺好的,这个时间段人不多,小张和我们一起去,有车不怕下雨也方便。”


周泽楷客气地摇摇头,拒绝了队友的邀请。


那部电影周泽楷听说过,正是他喜欢的类型,可是叶修说过周日会来S市,定好一起去看的。


所以,不好意思啦。


 


周泽楷站在阳台,目送着轿车驶出俱乐部大门,提醒自己在周日前要千万小心来自好友们的剧透。


他拿起脚边的喷壶,细心地在一株纤细的植物的根部洒下水,看着渗透的水滴把土壤染成更深的颜色。


这是一株含羞草。


不久前,有个电视节目随机采访荣耀粉丝,一位年轻的小伙子就是用这种植物形容了他,随后热情洋溢地喊出了“枪王大大我爱你!”的口号。


上次叶修来S市后,这盆植物就出现在了周泽楷的窗台上。


 


叶修现在在做什么呢?周泽楷忍不住猜测。


是在看比赛录像,还是在开会,还是在PK又或者在抢BOSS?


上一次一起打荣耀还是在周末的时候。先是打了三局1V1的竞技场,两人都没用最擅长的职业倒是也打得颇为痛快,两胜一负的成绩让周泽楷心情不错。


退出竞技场还是因为一条75级野图BOSS刷新的消息,微草和蓝雨的精英团争得难舍难分,眼见BOSS所有权无望,叶修干脆拉着他在混乱中体验了一回拾荒者的刺激,捡来的装备自然是进了各自战队的公会仓库。


别说是当了职业选手后,就连在进入训练营之前,周泽楷都很少做这种事,收获自然不如叶修丰厚。到最后还被换上了新到手橙装的叶修偷袭了一回,让神枪手的小号和龙剑士一起长眠在了安龙高地。


那一晚的最后,两个小号一起躺在织银湖畔数星星。


 


好想打荣耀,周泽楷无聊地把手指挪到含羞草羽毛状排列的叶片上,单薄翠绿的小叶在触碰下一对一对依次闭合。


还是看看杂志吧,窗边的光线还不是太暗。


就连随手抽出的《电竞之家》特刊封面上都是叶修的脸,翻到里面还有曹广成和常先两位H市的常驻记者,还有世界邀请赛的随队记者分别发表的三篇文章。


嘉世、兴欣、国家队。


这种不一般的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生长的?周泽楷也想不太清楚。从苏黎世回来后的第三天,完成采访从国家电视台演播中心返回宾馆后,叶修敲开他的房间时,他没有犹疑地迎上去。


那是一个生涩的吻。


没有烟草的味道,叶修的身上带着他喜欢的沐浴露淡淡的薄荷香,发梢都还是潮湿的。


回忆模糊了眼前的铅字。


 


不如和杜明一样,再去睡个回笼觉吧,睡醒应该就有电了。


一个人的单人床莫名地有些空荡荡,周泽楷翻来覆去睡不着。


没有了空调的帮助,屋外的闷热不断渗透,不知不觉中在周泽楷身上蒸出一层汗,像极了某些晚上被人探索之后的情态。


原本颇为宽松的睡裤也有些紧绷,周泽楷不自觉地把手探进去。


手中充血肿胀的物体,心头汇集翻腾的情绪,天边摇摇欲坠的雨云,不知哪个更饱满一些。


脑海里充斥着叶修的样子,他的眉、他的眼、他的唇,手上的套弄都变成了那个人更为习惯的方式。


渐起的风声盖住了周泽楷压抑粗重的喘息。


蓝紫色的闪电划破天幕,整座城市都亮了一瞬。


白.浊的液体喷溅在周泽楷湿热的掌心。


下雨了。


 


睡意吞没住发泄过后的身体,周泽楷还是裹在薄被中睡了过去,空调恢复工作的嘀嘀声没能打破他的好眠。


当然,他也更不知道那些在QQ上等待他阅读的信息,叶修会告诉他手上的工作提前完成,因此他会有一天在S市的额外假期。


周泽楷眉头舒展,嘴角带着若隐若现的笑意,没人知道他究竟在做什么样的梦,甚至连他自己醒来后都不会记得。


到底是偷得浮生半日闲。


 



评论(10)
热度(117)
©五月在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