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在冬眠

叶修中毒,有益身心,不要治疗。
叶修大大我爱你!
My叶神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偶尔写写叶周,日常推荐各种叶攻❤️

【叶周】COLD

今年一月的时候 @一棹春风 写了一篇FEVER,看得我一个叶苏粉十分心疼,声称也要让老叶照顾小周一次,于是在十个月后,有了这个更加流水账日常的故事。

最后三段改自FEVER,感谢授权。



叶修木偶般僵硬地坐在化妆镜前,忍受着造型师对他的“摧残”,吹风机的气流震动着他的耳膜轰轰作响。

第十一赛季常规赛进行到一半,叶修就又接到了拍摄宣传照的通知,在联赛进入冬歇期的第一天上午,顶着三到四级的偏北风,出现在了这间在B市的相当有名的摄影工作室。

叶修背后的门打开又关闭,一道被连帽冬衣和围巾包裹的身影刚好出现在化妆镜中。没等来人除去重重防寒的武装,已经有工作人员走上前去,引着他走进了更衣室。

虽然那人从头到脚只露出一双眼睛,但是叶修相信自己不会认错周泽楷。

不对呀,叶修又想。

这次宣传并不是以国家队为主题,突出的是各位选手的个人气质,要拍摄的都是单人影像,工作人员还特意协调安排了各位选手的拍摄到场时间,以免太多的人都挤在后台无所事事。叶修看过那张表格,他和刚刚在B市打完比赛的唐昊排在前两个,再之后的应该是楚云秀,而周泽楷是第二天的第三个。

接到拍照任务的那天,叶修收到了周泽楷发来的一张截止到春节的他的行程单,B市是最后一站。“正好,我也不用出差。”叶修这样回复。距离他们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之后要怎么安排自然心照不宣。

“行了,没意见的话下一个。”提前来大概是周泽楷策划的意外惊喜?叶修猜测着,终于等到造型师宣布解放他的自由。

叶修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没觉得有多大变化,起身往房间角落的空座位走,完全没想到斜后方两步的位置还站着人,刚刚转身迈腿就险些和对方撞个满怀。

咫尺之间的距离,现任联盟第一人的英俊面孔被叶修看得清清楚楚。

周泽楷天生皮肤好,就连苏沐橙都没少在私下和叶修表示过联盟里的妹子们的集体羡慕。谁想到这天生丽质也有坏处,今天的周泽楷脸色苍白,配上一圈淡淡青色挂在眼周,五分的憔悴也被衬托成了十分。

提前见面带来的再多惊喜也成了惊吓,叶修正想问问怎么回事,手机却突然响起,呼叫人名曰冯宪君。

“喂?我是叶修。”

屋里信号不好,叶修从房间一头走到另一头,通话都是时断时续,根本不能保证通话质量,只好到走廊里去接受冯主席的唠叨。联盟下半赛季打算举行的新活动有了眉目,冯主席展望起未来是滔滔不绝,叶修嗯嗯啊啊地应和,心里估量着新活动对第二届的世邀赛的影响。走廊温度低,叶修没穿外套,电话举得时间久手都有点冷,还是唐昊拍好了自己的部分出来催他赶快回去,这才找到借口挂断。

在穿过化妆间时叶修一路搓着手,抓紧机会朝周泽楷的方向瞧。

高脚转椅上的周泽楷脸上已经铺了一层妆,脸色在那些叶修分不清的粉末的修饰下显得正常红润了许多,但是正在低声咳嗽,说不上多剧烈,只是肩膀跟着发颤,带着身子摇摇晃晃的,显得十分单薄辛苦。

叶修担忧不已,又不能让摄影师再等,保持着扭着脖子回头看的姿势进了摄影棚。他没有做模特的天分,还缺乏实战经验,在镜头前调整用了不少时间,连摄影师在收工后都表示要去抽根烟歇歇,把叶修打发出自己的地盘。

化妆间里不再忙碌,完成了任务的唐昊早已离开,镜台前的位置空着,造型师不知去向,叶修在房间角落里找到了周泽楷。一身正装的青年坐在折叠椅上,上身微微后倾,靠着并不算高的椅背闭目休息,头略歪着,似乎快要睡着了。叶修走上前去,又发现周泽楷额头上有着一层细汗,嘴唇却是发干,放在二十度出头的房间里怎么看都不正常。

“怎么了?”叶修怕周泽楷被自己突然出声惊到,压低了音量,语速不自觉地加快,“你还好吗?”

有句话说得好,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咳嗽、贫穷和爱情,越想隐瞒越欲盖弥彰。周泽楷现在就至少遇到了其中的一样。喉咙间的痒意压抑不住,他偏过头咳嗽两声,睁开眼冲着叶修露出标准的周氏微笑,完全可以截图拿去做成乖巧.JPG系列表情包。

“嗓子发炎还是什么?”叶修盯着周泽楷看,仿佛能直接瞧出一张诊断书。

“感冒吧,”周泽楷声音又哑又带着鼻音,“队医说的。”

叶修实在听不下去:“先喝点水润一润,听听你说话都什么样了。”

说着他弯腰去拿周泽楷脚边的白底黄色花纹的轮回周边背包,最后只找到小半包苏打饼干、一盒拆开过的药片和几样瓶瓶罐罐的护肤品,又问道:“你的水壶呢?”

周泽楷回忆起早晨因为起晚在宾馆里的兵荒马乱,保温杯似乎是落在了床头,慢吞吞地回答:“忘了拿。”

“我去找人问问有没有饮水机。”叶修深深看了周泽楷一眼,出去了。

叶修成功地从正在摸鱼的化妆师那里带回了一杯水。看上去走在时尚前端的年轻人正在给自己泡茶,刚烧开没多久的水隔薄薄的纸杯壁有点烫,叶修不禁有点后悔,为什么自己路过超市时一时被美色迷惑,买了周泽楷代言的某种饮料,甜丝丝的实在不适合让感冒患者饮用。

和叶修一起回到的化妆间的还有摄影师,接近五十岁的男人有着和冯主席一样的发型,看见周泽楷正忙着在三五张照片上签名,旁边站着一脸喜色的助理小哥,丢下一句“再给你们两分钟!”径自进了拍照所在的里间。

BOSS发话,小哥不敢不从,接过签名连连道谢,忙不迭跑了。

周泽楷吸了吸鼻子,感觉还是堵得厉害,碰着纸杯一口口小心翼翼地吞着水,眼神落在叶修皮带扣的那几个字母花纹上发呆。

叶修伸手想去探他额头温度,想起周泽楷脸上的妆,万一被他蹭花了更是麻烦,还是收了回去。

“还好。”周泽楷喝光了水,振作精神,站起来开始整理衣服。

叶修假装没注意到周泽楷起身时的皱眉,帮他抻平了袖子。

周泽楷在镜头前努力摆出各种pose,叶修也没闲着,披上外套在走廊扎了根,电话和邮件就没停过。等他看到摄影师带着助手鱼贯而出商量着要吃什么午饭时,才知道周泽楷那边已经结束了,比预想的还要早一点,赶在了中午十二点之前。

嗡——叶修的手机振了振。

周泽楷还坐在先前那张椅子上,腿上放着随身带来的双肩包,正捧着手机在屏幕上戳戳点点。

听到开门声周泽楷抬起头,他只换回了自己的衣服,还没来得及卸妆,造型师的精心打扮在天生的好相貌上锦上添花,坐在那里就像一张成品写真——如果没有不合时宜的喷嚏来破坏的话。他团紧了手心里的纸巾,很不好意思地冲叶修笑。

只有一个工作人员在里间整理器材,化妆间里更是没有其他人,叶修没了顾虑,俯身给了周泽楷一个额贴额的亲密接触。

真烫。

“小周,你在发烧,知道吗?”叶修觉得自己从看出周泽楷不对劲起就开始积累的情绪有点压不住,从背后的桌上拿过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递过去,说不清是责备还是心疼,“生病了就该在家好好歇着。”

带病工作被叶修抓包是既成事实,背后的曲折周泽楷不想解释。调换拍摄顺序是烟雨战队提议的,想让楚云秀换到第二天。想到自己稍微加紧行程就可以换来一天宝贵的额外休假,和经理商量后周泽楷便同意了,哪能料到他会在出发前中招感冒。最开始症状不重,周泽楷没有放在心上,直到在飞机上越发鼻塞头晕才觉得大事不妙。

周泽楷一夜头痛睡睡醒醒,估计是发起了低热,第二天起床后反而更加难受。联系联盟工作人员重新安排拍照恐怕来不及,也太麻烦,请病假的选项不能成立。化妆品的气味和摄影棚的灯光让不适感变本加厉,周泽楷当然知道身体在抗议,但是“我知道我在发烧但是我还是坚持爱岗敬业”显然也不是什么好答案。

还是用行动表明知错就改的态度比较好。周泽楷拿出包里的卸妆水和洗面奶,站起来朝着洗手间走:“马上回去,咳。”

听上去真是底气不足。

周泽楷慢悠悠在前面走,叶修抢先一步进了洗手间,确定水龙头能流出热水,等着周泽楷洗好擦干所有水珠,他又回到化妆间拎起了两人的背包。出门前,叶修觉得还是自己的帽子更保暖,便做主和周泽楷换了过来。

“走吧。”

叶修从刚才起便一直没怎么说话,周泽楷被捂得严严实实,想出声都得费点力气,索性什么都不问,跟着叶修穿过马路,坐进工作室对面停车场的一辆汽车里。

驾驶座上的是位三十五岁上下的司机,空调热风开得很足,叶修直接摘掉了帽子手套,从车上的储物格里拿出了一支崭新的温度计:“先试个体温。”

周泽楷顺从照办,在叶修的帮忙下松开了围巾,解开外套和衬衫领口的扣子,把凉冰冰的细长棍状物体夹在了腋下,对着副驾驶的位置发呆。

叶修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挡风玻璃前有个手掌大的Q版小人手持红伞身姿潇洒,正是叶修第十赛季操作的散人形象,一经推出备受粉丝好评,让兴欣的周边开发部喜笑颜开。不过,这个迷你版的君莫笑确实不属于叶修。

包括车也不是。从苏黎世回来叶修依然忙碌,登机牌和火车票就存了厚厚一沓,真正身在B市的时间不过三个月。再加上他的住处就在地铁站旁,离办公室也近,拥有一台属于自己的车始终没有被叶修提上日程。

“老板娘给我的样品,我弟觉得好玩就拿走了,车是他的,司机也是。”叶修猜到周泽楷的疑问,主动解释。

“名字也是他的,”周泽楷头靠在车窗上,姿势和目光都是软绵绵的,念出一个叶修有些久违到陌生的称呼,“秋神。”

“‘秋神’没有男朋友,倒是叶修好不容易有一个,偏偏还不懂得照顾自己。”明明很早就习惯了被称作“叶秋”,被周泽楷盯着这么一喊,叶修心里倒是突然多了一点怪异的感觉,嘴上却依然不能输,“我去透个气,你把体温表夹紧了,别乱动啊。”

B市前天才下了场不小的雪,人工清雪后在路边留下了一座座腿肚高脏兮兮的小雪丘,这两天气温正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化掉。叶修站在雪堆边,用身体挡着风点燃了一支烟,猛吸了两口,便在雪上掐将它掐灭,横穿了整个停车场把残余的卷烟丢进垃圾桶里。

“38度3,”叶修裹着一团冷空气回到车里,读出水银柱指示的刻度,又用把手伸到周泽楷帽子下试了试,果然又潮又热,“去医院吧?”

周泽楷隔着口罩声音是低低的:“不用。”

叶修心里是偏向去的,感冒虽然常见,但是拖久了发展成大病的例子同样很多,继续和周泽楷商量:“你确定吗?下午要是烧得更厉害了怎么办?”

“人多,不方便。”病人坚持己见,“吃药就行。”

周泽楷的担心不是没有缘由,一个月之前的全明星周末,发生了身体不适的选手在医院输液时被人偷拍发到网上引来某些粉丝不理智的行为的事件。为此,各家战队都没少教育自家战队的选手注意保护个人隐私行踪。

叶修其实也是生病了先自己抗的作风,尤其是从十五岁的那个夏天开始,到嘉世初具规模之前,他有点头痛脑热都是一杯热水配药片外加昏睡疗法治好的,从没在关键时刻掉过链子。可是在十多年之后,当看到周泽楷也打算这么做时,他忍不住地不能赞同,把旧习惯抛在脑后:“还是去看看医生,把脸遮好也不一定会被认出来,你说呢?”

“医生”两个字提醒了周泽楷,他灵光一闪,在微信里翻联系人列表,找到一个名字拿给叶修看,“有队医呀。”

叶修到底舍不得周泽楷哑着嗓子还要勉强争辩,由着他和千里之外的队医发消息,问道:“昨天晚上住的宾馆?把地址告诉我,先去拿行李。”

周泽楷订的酒店距离摄影工作室不远,交通顺畅时只要五六分钟的车程。主机过热的周泽楷昏昏沉沉的,CPU被思考如何给队医回信占用得所剩无几,直到他刷卡开门,看到“请勿打扰”的挂牌时,才想起一个问题——房间有点乱,不想被人看啊。

世上没有后悔药,叶修跟着周泽楷一起从地下停车场搭电梯到了五楼,顾忌万一被人或者监控看到没敢上手扶着,可是也算是寸步不离,生怕某个人脚下发软再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等到周泽楷盯着床上的睡衣睡裤,恨不得施展魔法让它们自动跳进行李箱,叶修两只脚也已经踩在玄关的地毯上,再想让他出去已经来不及了。

这套衣服叶修在几周前见过,还曾经亲手解开过那几颗纽扣,虽然当时灯光昏暗,又是第一次让荷尔蒙占据理性的高地,让他事后凭空靠回忆准确描述出它的样式不可能,但是当熟悉的花纹出现在眼前,想认出来倒也不难。

周泽楷脸泛着红,叶修也拿不准他是病的还是和自己想到了一起去还是两者兼而有之,赶快拉住这个还准备亲身上阵整理的人,给他在床上清理出一片空间:“你别动,我来弄。你们队医怎么说?”

衣服已然搭在了叶修小臂上,床头堆着的纸巾团统统被看光,周泽楷干脆不再为难自己,拍摄工作让他累得不轻,抽过枕头垫在腰后当靠垫歇着回血:“开了两种药。”

“把药的名字发给我,回家路上买。”叶修从被子的隐蔽下扒拉出一副耳机,终于在就医问题上和周泽楷达成共识。

打了这么多年的线下赛,住过不知道多少次旅馆,叶修拥有了丰富的打包经验,哪怕规整起不属于他的东西也十分顺手。叶修绕过半个房间,走到墙根处拔下不断电插口上的充电宝,突然想起还有一个重要问题忘了解决:“午饭想吃什么?面条、粥还是普通米饭炒菜?”

周泽楷早晨只胡乱塞了些饼干牛奶,体力没少消耗到了正午却没有什么食欲,根据口味偏好说了粥,争取多吃一点。

“这家我吃过几次,感觉还不错,想要哪种自己选。” 叶修把点开了外卖订餐APP的手机拿过去,“哦,野菜粥有点苦,你不一定喜欢。”

事实证明,不要对用餐高峰时段的送餐速度太过乐观。两人回到叶修的公寓安顿好,皮蛋瘦肉粥也还在十几分钟开外的地方。周泽楷裹着空调被窝在客厅沙发上,睫毛一扇一扇眼看就要交织在一起,但是又强撑着不肯睡过去。叶修也觉得才睡下就要被叫起来吃饭喝药着实受罪,找法子和周泽楷聊天:“昨天飞机几点到的?”

“十点半。”

“难得航班上有Wi-Fi,就知道聊虚空家的那个小新人,怎么就不想着让我去接你呢?”叶修在厨房里洗水果,新鲜的雪花梨削去黄澄澄的外皮,露出晶莹诱人的果肉,“或者直接过来也行啊,又不是太晚。”

为什么呢?是不想把感冒传染,还是不想添麻烦,还是不想让叶修看到状态不好的自己?周泽楷看着叶修的背影,用了比面对记者的刁钻提问还要长的时间思考,还是不知道该怎样开口。他突然觉得,也许去酒店过夜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叶修把切好的梨加了冰糖倒进锅里煮,留下一点放在碟子里,带过来跟周泽楷一起挤沙发。

“我们是什么关系?”叶修用牙签插起两块梨,一块自己拿着,另一块送到周泽楷手上。

“恋人。”周泽楷换了个姿势躺,偷瞄叶修从衬衣里露出的那一截手腕。

“想保持这样的关系多久?我是说,在不考虑我国修改婚姻法的情况下。”叶修嘴里吃着东西,发音含混不清。

永远。周泽楷心里立刻闪出这个答案。他眨了眨眼,发现叶修正扭头望着他。眼前的这个人是在国家队里是他的领队,也曾经是阻挡他拿下三连冠的劲敌,但此时他只是叶修,是周泽楷希望永远相伴的恋人。

所以说,现在周泽楷也只是周泽楷,不是需要时刻注意保持完美形象努力做到最佳的轮回队长,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会很长,会渐渐熟悉更加生活化的彼此,会暴露出未曾注意到的缺点,也会相互影响,无论是好还是坏……

一切才刚刚开始。

周泽楷忽然笑了:“带上你的口罩。”

叶修虽然不明白周泽楷要干什么,还是照做了。

周泽楷起身,勾住叶修的肩膀,将他慢慢地拉过来,隔着一层口罩,轻轻地用嘴唇贴住了对方的嘴唇……


END


评论(9)
热度(197)
©五月在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