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在冬眠

叶修中毒,有益身心,不要治疗。
叶修大大我爱你!
My叶神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偶尔写写叶周,日常推荐各种叶攻❤️

【叶周】一语成约(完)

总算写完了,贴完整版的吧,过两天再修修。


松江城。轮回门议事厅。

一只金色的符鹤飞过穿堂,又穿过窗棂,轻轻巧巧停在大厅正中的红木书案上。

一滴血珠从周泽楷指尖飞出,滴落在符鹤的背上,瞬间被符纸吸收隐没不见。下一刻,金色的符鹤化成一缕青烟,连一丝灰烬都没有留下。

血符是修士间保密性最好通讯方式,必须以收信者的鲜血为引方可以打开,而传信内容则直接投射在收信者的精神世界,绝不可能被外人查看。由于制作血符的材料极为珍贵,只有在进行极为机密的联络时才会使用。

原本稳坐在门主位上的周泽楷猛地站起,双手紧握成拳,满脸震惊之色。

副门主江波涛见状,急急问道:“出了什么事?”轮回门主周泽楷少年成名,虽然平日腼腆寡言,遇事却是沉稳可靠,能令他如此失态,想来此事绝非小可。

迎着轮回门众人探寻的目光,周泽楷呆立半响,方说道:“叶秋,死了。任务。”

话音未落,周泽楷已经走到议事厅大门口,召出飞剑径直向西南方向飞去。眨眼间就已经消失不见,留下副门主江波涛和几位长老面面相觑。

空中,周泽楷象牙色的长袍猎猎作响,他的耳畔却始终回荡着符鹤带来的消息:“妖族内乱,叶秋遭遇暗算,妖录上叶秋的精神印迹已经消失,其灵魂却未入虚空鬼域,务必找到叶秋的灵魂并将其送入鬼域转世。”

轮回门其实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修行者门派,历代门主都身具异能,将判官笔作为本命法器,肩负着将滞留在阳世的游魂押送至鬼域的重任,因此才有轮回之称。

而叶秋,则是几千年来牢牢占据第一天妖宝座的强大所在,也是修真界的传说。除了强大的实力,叶秋身上还笼罩着一层神秘的光环:没有任何修士或者妖修见过叶秋的本体:他从来都是以人形战斗。至于化形后的人类形象,稍微有点实力的妖修都可以随心所欲改变自己的外貌,这种小伎俩对于叶秋来说自然也是小菜一碟。不过大家辨认身份都是依靠精神波动,倒也不会发生认错妖的事情。

余杭城距离松江城并不远,哪怕周泽楷没有全速飞行,不过几柱香的功夫,也已经到了余杭城郊外。

游魂是不会游荡太远的,也不会在白天出没,哪怕生前是再强大的修士或者妖修也不行。

看看天色,离日落约莫还有两个时辰,周泽楷索性调转飞剑,先到城外的山上养精蓄锐,等到天黑后再潜进城去。毕竟余杭城算是妖修的势力范围,又逢动乱,一个人类修者贸然出现可能会带来不必要的误会。不如趁着夜色掩护一举完成任务再径直返回松江城。

周泽楷选择的落脚点是一片林间空地,还有一条小溪蜿蜒流过。心念一动,荒火和碎霜两支判官笔同时浮现在空中,看似随意地凌空勾画几下,一个防御法阵便已初步成型。

“小兄弟修为不错啊。”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周泽楷背后传来。

周泽楷顿时心生警惕,降落之前他明明已经用精神力扫描过这一片地方,并没有感受到任何修者的存在,而对方能逃过他的侦查,又是怎么样的实力?心下虽惊,周泽楷却是面色不改手下不乱,轻轻几笔把法阵勾画完成,又顺势将一对判官笔收回手中,才转过身向声音来处看去。

但见背后树上靠坐着一个青年男子,身着一袭青色半旧麻布长衫,眉目清朗却带着一股没精打采的神色,更别说此人嘴里还叼着一截草茎,更添散漫。

四目相对,还是那个男子先开了口,“一点隐匿气息的小把戏而已,你继续,别紧张,我就在这看看。”

周泽楷又试着去探测那人的气息,仍旧感受不到对方身上存在任何修为,果断放弃了探寻陌生人身份的想法,集中精神力勾划下一个阵法。

两支判官笔在空中飞舞,转眼间又完成三个法阵,和之前绘好的基础防御法阵交叠在一起,构成一个精巧的组合,不仅将之前法阵的防御力提高数倍,还有聚灵之能,身在阵中无论是恢复体力还是修炼都能事半功倍。

周泽楷这一手看似轻松,却绝非寻常人可以做到。绘制组合阵法本就不易,讲究一气呵成,周泽楷却是硬生生在一个基础阵法上进行扩充改造,足见他对双笔的控制力已是登峰造极。平日里周泽楷也是很少使用这一技法,在一个不明身份的人面前大展身手,就是希望可以用实力震慑到对方,以免晚上执行任务时横生枝节。

那人也不由为周泽楷叫了声好,由衷感叹:“这一手控笔的功夫,比轮回前任门主张益玮都要胜上几分啊。”

周泽楷微微色变,肃然而立,拱手相问:“晚辈周泽楷,请问?”

树上的男人眯了眯眼,“活得久了,见识自然就多。不知轮回门主大驾光临所为何事?”说着,男人从树上一跃而下,待到落地时已是化为一只黑猫,一对银眸中光华流转,“我叫叶修。”

“叶修,前辈?”

黑猫在斑驳的树影中伸了个懒腰,整个身子像是被拉长了一倍,然后就在树下团成一团,看上去安逸而舒适,用着仿佛随时会睡过去一般地语调问道:“周门主可是为了寻找叶秋而来?”

周泽楷脚下用力,直向叶修扑去。左手碎霜笔尖闪过一道蓝芒,一个封字符便出现在树干上,瞬间封住叶修所有退路,同时荒火从右手激射而出,堪堪浮在叶修面前半寸的地方,笔尖上炽热的温度让叶修感觉自己的胡须都要被点燃了,甚至已经闻到一点焦糊的味道。

面对周泽楷的攻击,叶修不躲不闪,反而开口抱怨起来:“年轻人有话就好好说,我的毛可是很珍贵的。”直到说完,才展开身子,抖抖身上的草叶和浮土,就这么无视周泽楷的封印,在周泽楷的注视下,从树下消失了。

周泽楷一愣,下一刻就觉左肩一沉,叶修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差一点你就可以困住我了呢。去你的阵里,我们慢慢聊。”说话间,叶修的胡须也是一动一动,扫过周泽楷的脖颈,痒痒的。

周泽楷不愿下狠手出击,一时拿叶修没什么办法,只好转身带着黑猫向阵法走去。他没看到的是,在他肩上,叶修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走到阵中,周泽楷盘膝而坐,静静等待叶修再次开口。不料,等来的却是一阵鼾声。周泽楷无奈唤道:“叶修前辈,醒醒。”

黑猫抬了抬眼皮,甩了甩尾巴,最后还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才慢条斯理地开了口:“周门主认为我知道什么呢?”

“叶秋……对不起。”方才周泽楷大惊之下冲动出手,冷静下来却有些悔意。叶秋在妖族内乱中殒命一事是机密不假,但凡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位猫妖前辈似乎颇具神通,又在余杭城外,知道些许叶秋被袭的原因或者经过也不稀奇。后悔之下,原本的问题周泽楷硬生生吞了回去,变成了一句道歉。

“没什么。你叫我一声前辈,我就叫你小周好了。你说,什么东西对修行者的吸引力最大?”

“资源。”

“不错。妖族有人发现了一个位面,认为叶秋拦了他的的财路,又有后辈急于上位,被除而后快再正常不过。小周你说是不是?”说着,叶修终于放弃了周泽楷的肩头这个安乐窝,跳到地上,蹲坐在周泽楷面前。

听着叶修轻描淡写的语气,周泽楷有些生气,也有些无奈:“不应该。”

黑猫没在这个问题上和周泽楷多做纠缠,抖抖耳朵,伸个懒腰,眯着眼选了个舒服的姿势趴着,任由夏日灼热的阳光打在身上。

周泽楷也没了追问的心思,干脆闭目修炼起来。

有妖修靠近!

一人一猫突然同时睁开眼睛。未等周泽楷再做任何行动,黑猫已然化作人形,一闪身出了周泽楷的防御阵,隐没在空气中。

周泽楷铺开精神力,感受着远方两股力量的碰撞。虽然只是萍水相逢,这位神秘的猫妖前辈却获得了他的信任,也不由自主地担心起来。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叶修又出现在周泽楷的视线中,额上覆着一层薄汗,青衣也明显破了几处,倒是没有沾染血迹。虽然有些微喘,叶修说话的口气却依旧不改:“再让我进来一次呗,小周?”

周泽楷一挥手,防御阵打开了一个缺口。化作猫形的叶修轻轻松松溜了进来。这一次,叶修没再隐藏自己的气息。令周泽楷惊讶的是,叶修的精神印记竟有一处残缺。伤口很新,绝对不会超出两天。

契约断裂。

一些修士和妖修会在幼年签订契约,修士可以提高自己的体魄,尽快开始修炼,而妖修可以弥补幼年时期修炼速度缓慢的缺陷。签约对象越强,收到的好处越大。契约一生只能签订一次,直到一方死亡方可解除,选择契约对象自然要慎之又慎。

签订契约还是一件非常靠缘分的事情。除了需要契约双方属性相合这个基本条件之外,几乎找不到任何规律。周泽楷小时也尝试过签订契约,却始终没有成功过。

“谢啦小周,让老人家休息一会儿。”叶修说着,尾巴在周泽楷腿上轻轻拍了两下。

周泽楷不想打探叶修和他契约者之间的秘密,只是他恰好有些适合妖修修补精神印记的药物,也许叶修用得着。犹豫了一下,周泽楷还是开口问道:“前辈,契约?”

“啊……”叶修含糊的应了一声。

金光骤起,符文乍现。

周泽楷和叶修身陷金光之中,如同中了束缚咒一般,完全动弹不得,眼睁睁地看着符文飞舞,分解,重构,一个契约法阵正在飞速成型。

“老大!你这是什么新法术?看着好厉害的样子!”一道黄色的身影直冲而来,堪堪到法阵边才刹住脚步。由于停得太急,一团白乎乎的东西从那人怀里掉了出来,是个包子。

包子在地上滚了两下,不偏不倚地停在了法阵的阵眼上。

“轰——”一阵地动山摇。

飞扬的尘土中,两人一猫的轮廓隐约可见。

“咳咳,法术还不太成功,比较危险,包子你先走吧。”叶修一边咳嗽一边说。

“我要保护老大!危险的时候怎么可以一个人走!这个家伙是老大新收的小弟吗?长得不错啊!功夫怎么样?生辰八字是什么?”

“刚才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林子里的小妖修受伤,包子你替我去看看他们。”叶修循循善诱。

“是,保证完成任务!”被称作包子的家伙一溜烟地跑了。

变作人形的叶修和周泽楷在爆炸的中心四目相对,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和疑惑,沉默不语。

最终还是叶修打破了这令人尴尬的安静:“作为我的契约者,小周努力活久一点啊。”


周泽楷呆呆地看着叶修,到最后什么也没说出来。

这个契约来的太突然而莫名,完全超脱了周泽楷和叶修的理解范围。但是在对待契约本身一人一妖的态度相当的一致: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那就好好利用契约带来的力量提高实力。这个契约不会改变他们之间萍水相逢的关系,也不会带来任何束缚。

当包子跌跌撞撞冲回来时,他看到的就是叶修和周泽楷端坐在重新勾画的聚灵阵中,掌心相抵,盘膝对坐专心修炼的情景。

即使是包子,都可以感受到天地间的元气似乎如同有了实质一般,被法阵不断吞噬着。连包子体内的元气,都隐隐有脱离他控制的趋势。

“老大的新小弟很不一般啊……”包子心中感慨着。“不对,我回来是给老大报信的!”

“老大!那个什么刘告带着一群妖怪过来了!好多小妖怪都被他们吓跑了!”包子大声喊着。

叶修和周泽楷同时睁开眼睛,深吸一口气,抽离了相贴的手掌,汹涌的天地元气一下子静止下来。

叶修霍然而起,对着包子叮嘱他快走,又一次施展了隐身的法术,失去了踪迹。而周泽楷仍坐在原地,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个被称作包子的家伙凭空变出一个个包子,在地上摆成一个奇怪的传送阵,踏了进去。

出乎周泽楷意料的是,包子才走,叶修就回来了,脸上带着苦笑。

“小周,我们有麻烦了。”

周泽楷站起身来,望向叶修:“我……们?”

“对,我只能待在你身边五里之内的地方,没有办法跨出这个距离一步。你试试?”

周泽楷依言召出飞剑,兜了一圈回来,冲叶修摇摇头,看向了地上散落着的包子。

 “嗖——”一道攻击从背后猛地向叶修袭来,还没等周泽楷开口提醒,就被叶修轻挥衣袖化为无形。

十余位妖修的身影渐渐从空气显现出来,一步步逼近,将叶修和周泽楷围在中央。领头的那位妖修冲周泽楷一拱手,说:“嘉王朝刘皓,奉命缉拿叛逆,还请这位兄弟行个方便。”

大敌当前,叶修反而不慌不忙,嘴角微微上扬,勾出一个笑容,看的对面的周泽楷一愣。

叶修摸摸下巴,凑到周泽楷耳边,不疾不徐地说:“既然成了契约伙伴,我还是重新介绍一下自己好了。我是叶修,不过他们都叫我叶秋。”说完,欣赏了一下周泽楷惊愕的表情,才转过身去,直面刘皓。

“你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就再提醒你一句,云晶石看着好,想拿到可没那么容易。还记得那次你带队取玄木髓的事么?”

“你已经不是嘉王朝的人了,还有什么资格教训我!再说现在你实力还有几分?”似乎被戳到了痛处,刘皓失去和叶修继续争论的耐心,对着手下急急吼道:“你们还等什么,快上!”

围绕着叶修和周泽楷的妖修们齐齐压了上来。刘皓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显出了本体——一条黄色的大蛇,猩红的蛇信吞吐着。

只是,刘皓的得意也仅仅维持了这短短的一刻。

一股大力从天而降,压得他完全动弹不得。

自然是叶修。 

一只黑色的巨虎赫然出现,一只前爪就将刘皓狠狠压在地上,一声长啸,硬生生地将包围他的一众妖修一连逼退数步。

这才是真正的第一妖修。周泽楷心悦诚服,也暗暗心惊。论修为,他可能不逊于对方,但是这种横扫天下的气势,他自问做不到。

“不想战的就走吧。”叶修说。

众妖的气息一道道远去,只剩刘皓在地上不甘地扭动挣扎着,口中嘶嘶声不绝。

“你看,这就是你的毛病。如果你能让他们乖乖听你的话,也不是没可能留下我的。”话音才落,黑色巨虎的身形不断缩小,叶修又变成了黑猫的形态,唯有银眸闪亮依旧。

感到身上的压制减轻,刘皓的挣扎更加疯狂,从口中喷出一口毒液,被叶修堪堪地避了过去。

“定。”出声的竟是周泽楷。

刘皓僵住了,毫无反抗之力,怨毒地盯着周泽楷。

叶修也是一怔,望向刚刚出手的人:“你的特殊能力是言灵?”

周泽楷点头。

“小周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一开口就把我变成契约者了。”

“对不起。”

“还好你不像黄少天那么能说话,不然天下早就乱了套。”想到蓝溪阁那个话痨剑客有话没处说的样子,叶修笑得胡子一抖一抖的。

好不容易忍了笑,叶修接着说:“我没签过契约。那个伤是我自己弄得。不过我没死,你任务肯定是完不成了,你拿什么交差?”

“前辈没事,很好。”周泽楷说。“任务,没关系。”

看也没看地上一动不动的刘皓,叶修又一次化作了人形,整个压在周泽楷身上。

“走吧,带我去轮回门。”

“好。”


END



评论(13)
热度(108)
©五月在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