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在冬眠

叶修中毒,有益身心,不要治疗。
叶修大大我爱你!
My叶神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偶尔写写叶周,日常推荐各种叶攻❤️

【叶周】封印的记忆 2 (HP paro)

群刊《神说要有光》发布啦,放出下文,大家白色情人节快乐!



       周泽楷预想中的攻击却并没有到来。

       “我不知道你来这里干什么,”解除了周泽楷的武器之后,男人没有弄昏或者捆住他,反而走到周泽楷面前,亲手把他从钢琴罩中解脱出来。“但是穿过森林也不容易,坐下喝杯茶,我们有话慢慢说。”

       赤手空拳击败一个并不瘦弱的、带着魔杖的、颇具决斗技巧的巫师是个相当具有挑战性的工作,不到万不得已周泽楷并不打算尝试。分析了眼下的形式,对方也没有流露出伤害自己的意图,于是周泽楷接受了陌生男青年的邀请,走到另一张椅子前坐好,等着对方再次开口。

       “因为你,我的茶具全都打坏了,赶快帮忙收拾一下,我去烧水。”男青年把周泽楷的魔杖塞回他的手里,自己则转身拿着酒杯向厨房走去,似乎对刚刚袭击了他的闯入者毫无防备。

       如此轻易地拿回了魔杖,又一次令周泽楷感到了惊讶。不管对方是有所依仗毫无顾忌,还是对自己信任非常,周泽楷都不打算从背后偷袭,依言收拾起了满地狼藉的客厅。在修复咒和清理咒的作用下,粉碎的茶杯重新拼聚在一起,散落的装饰品也各自归位。

       听着背后的动静,在厨房里的男人勾起了嘴角,满满当当的水壶在魔杖的指挥下一跳一跳地穿越了整个料理台,洒下一路水迹,在炉火上发出愉快的呜呜声。

       “只有红茶了,别介意。”

       男人从茶罐中随手抓了一小撮分别撒入两个白瓷茶杯,又从炉上拎过烧好的开水,水柱一顷而下,激在杯底,腾起一片雾霭。男人泡茶的动作似乎并不太讲究,却令周泽楷看得有些出神。

       袅袅茶香飘散在颇为宽敞的客厅,炉火的劈啪声清晰可闻。两个男人手执茶杯对坐在茶几两侧,各怀心事。

       “周泽楷,傲罗。”

       “我叫叶修,现在是这座房子的主人。”

       两人几乎同时开了口。

       “那么年轻的傲罗先生,你闯入我的房子,是来抓我么?可是你好像打不过我啊。”听到周泽楷的傲罗身份,名叫叶修的男人非但毫不紧张,反而愈发随意起来,换了个坐姿,带的安乐椅一晃一摇。

       “呃……”被提起令人尴尬的事实,周泽楷噎了一下,努力忽略掉叶修语气中的那份得意,“任务,酒杯。”

       叶修挑了挑眉,大概是有了兴趣,声音也略微拔高了几度:“哦?这可是我的私人财产,我还打算拿他当传家宝娶媳妇呢。魔法部想要,总要给点理由吧?”

       “违禁品。”周泽楷毫不退让。

       “年轻人说话要讲证据,我承认这杯子是有古怪,但是和黑魔法可没有半点关系。”叶修针锋相对。

       “会还。”

       听到这话,叶修的态度有了一丝松动:“这样,你给我五天时间,之后杯子你可以带走,连我都可以跟你走,怎么样?”

       周泽楷没有立刻答应,直视着叶修的双眼,等他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还真是不好说话,那我给你看样东西。”说完,叶修起身向楼上走去。很快,二楼传出一阵阵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知道叶修在折腾什么。

       等到茶水半凉,叶修才带着一套看上去非常复杂的魔法仪器出现在客厅。根据周泽楷判断,这应该是改造过的妖精炼金设备,也不知道叶修是从哪弄来的。

       “看好了。”叶修蹲下,把骷髅酒杯放在了机器旁。魔杖轻轻一捅,仪器飞快地运转起来,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一股近乎透明的细丝从酒杯上剥离出来,被仪器上一个漏斗形的装置吸入,再通过一道道弯曲的管子,最终汇聚在炼金设备末端的水晶瓶里,形成一小片流动的银。

       “记忆。”周泽楷忍不住开口。

       “没错。”叶修的目光依然停留在仪器上,检视着它的运行情况:“只要五天,这个仪器就可以把记忆全部抽提出来。之后想要拿走随便你。”

       周泽楷微微皱眉,思考良久,最终还是点了头。

       得到了周泽楷的保证,叶修也是长舒一口气,撑着膝盖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筋骨,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你是不是在担心任务报告?”

       周泽楷没说话,叶修就把他的态度当做了默认,接着说:“你的任务报告就这么写,英雄傲罗周泽楷勇斗来历不明的黑巫师,追击千里,大战五天五夜,经历九死一生,终于击败了敌人,你上司看到之后一定会嘉奖你的。”

       “不会。”

       “要是傲罗管理处还是老查尔曼管,那可真不一定。”叶修突然话锋一转,又说道:“不早了,我要睡觉了。”

       周泽楷一愣。按照他原来的计划,天亮之前就可以完成任务返回伦敦,根本不用考虑住宿的问题。可是现在横生枝节,他答应了叶修的请求,自然就要监督叶修不把酒杯转移到别的地方,如果不想露宿森林,就只能找主人借宿了。

       “我……留下?”周泽楷小声问,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全无之前和叶修隔桌对峙的气势。

       已经走到楼梯上的叶修停住了脚步,回过头,面带笑意:“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收留你几天吧,不过整间屋子只有一张床,和我挤一挤,住宿费少算你一点,一个金加仑。”

       “地板。”周泽楷并不想这么麻烦。

       听了这话,叶修反而笑容更盛:“如果你愿意,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真诚地建议你慎重考虑一下,先看看房间再说。”

       好客的主人热情地展示了他的房子。这幢房子的二楼有三个小房间和一个洗手间。第一间是魔药室,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没待几秒就熏得周泽楷眼泪直流,咳嗽着退了出去;第二间是书房,里面至少住了十几只幽灵,一开门就如同被泼了一头冰水,提神醒脑效果上佳;最后一间与其说是叶修的卧室,倒不如说是杂物间,除了一张双人床,其余的空间已经被一个个储物柜占满,有一个被用作衣柜,其余都塞满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拿去开一间神秘物品店也是绰绰有余。

       在走进浴室前,叶修又补充了一句:“对了,你夜里如果下楼千万小心,客厅里那些家具被吸血鬼诅咒过,晚上可能咬人。想睡哪里随便你,反正都是一个加仑。”

       看着二楼走廊上那几株还在摇头晃脑蠢蠢欲动的毒触手,周泽楷已经不知该如何评价叶修的居住环境,积累整晚的疲惫让他失去了再去整理出一片安全空间的想法,不管叶修是不是还另有筹谋,接受了和他共享一张床铺的命运。

        轮到周泽楷洗漱时,他收到了这个晚上的最后一次意外:浴室里整整齐齐摆放着一套睡衣、毛巾和洗漱用具。睡衣下还压着一张羊皮纸字条,“包您物有所值。”几个字写得龙飞凤舞。

       等周泽楷从浴室出来,叶修似乎已经睡了。留给他的是一盏蜡烛,一个枕头,一床被子,还有半张空床。轻轻吹熄了烛火,周泽楷滑进被子,躺到不过相识两小时的叶修身边,维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

       “晚安,小周。”不知过了多久,叶修的声音在黑暗中悠悠响起,却更像一声感叹。

      “嗯。”含含糊糊地,周泽楷应了一声,彻底睡了过去。

        一夜好眠。

       第二天早晨周泽楷醒来时,床的另一边是空的,叶修躺过的位置已经没有了残余的温度。至于叶修究竟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周泽楷睡得很熟,竟然毫无察觉。在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他甚至有了一种回到久违了的霍格沃茨的感觉,仿佛他依然睡在那张令人留恋的四柱床上。

       在陌生人的家里如此缺乏警惕,真是太不应该。周泽楷在心中暗暗谴责着自己,抓起枕边的魔杖翻身下床,穿过狭窄的走廊,走进卫生间。

       很快,在一片水声中,叶修的声音传了进来:“周先生早上好,请问需要客房服务吗?早餐马上好,餐厅就在楼下。”

       当周泽楷出现在楼下,餐桌上已经摆好了两杯牛奶,微微冒着热气。还有一盆沙拉,胡萝卜、卷心菜、紫甘蓝、黄瓜、番茄拌在调好的酱中,颜色鲜亮,很是诱人。叶修还在厨房里忙活,等他出来时,桌上又多了两个培根煎蛋三明治。

       叶修解下身上的围裙,回头看到周泽楷还在对着一桌食物发呆,从怀里掏出一个水晶瓶,在周泽楷眼前晃晃:“快吃,我还有事忙呢。”

       周泽楷点头,抓起三明治就往嘴里送,一口咬到刚出锅的煎蛋上,溏心烫得他直皱眉头,含在嘴里咽也不是,吐也不是,脸都憋红了。

       看着同桌人的窘相,叶修忍着没笑出声,魔杖对着一个空杯子轻轻一点,杖尖涌出一股清水,吐出两块冰块。

       “哎哎,我就说说而已,你也别这么急。”

       周泽楷被烫得舌尖发麻,本来就不爱说话的他自然更不想开口,叶修也是非常配合,在余下的早餐时光里一言

不发,老神在在地不知想些什么。只是周泽楷有一种感觉,他最喜欢的番茄,往往被叶修捷足先得;不喜欢的紫甘蓝却是在面前越聚越多。

      喝掉最后一口牛奶,叶修起身向客厅中央的茶几走去。早先一步吃完的周泽楷一同站起,叶修也没有阻拦,任他跟在后面。

      早在周泽楷下楼时,茶几上的石盆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石盆的盆口雕刻着一圈如尼文,周泽楷虽然不太懂这些刻饰的作用,却可以通过这些如尼文辨认出石盆的身份:大名鼎鼎的冥想盆,观看记忆和思想的最好选择。

       瓶塞从水晶瓶上弹开,记忆缓缓泻入盆中,铺成一层流动的银白色云雾。叶修伸出魔杖,轻轻对着盆底戳了下去,记忆旋转起来,渐渐变得透明,好像玻璃一样。

        叶修突然回头:“一起看吧。”

       未等周泽楷做出回答,他的手已被叶修拉住。手上传来的力道不大,叶修只是很自然地松松握着,几乎没有任何束缚感,让身为傲罗的周泽楷第一时间里竟然没有产生挣脱的念头。

       下一刻,天地颠倒,吞噬光明。二人如同陷入漆黑的深海漩涡,感觉不到任何时间与方向,不停旋转着下坠。在一片冰冷黑暗中,相贴的肌肤传递的温暖格外清晰,确认着彼此的存在。

      待到叶修和周泽楷再次感受到坚实的地面,眼前恢复光亮,他们发现自己来到了一间审判厅门外。站在叶修和周泽楷身前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金发男孩,而他,也就是这段记忆的主人。



TBC

评论(2)
热度(28)
©五月在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